当今,尽管众多理论研究已经证明了市场是“有效的”,我们能够越来越多的听到类似于“不要预测市场”的劝告,但是市场真的是不可预测的吗?说的绝对一点,如果市场真的不可预测,一切都已反应在价格当中,那么研究活动本身的有效性将受到质疑,滑向不可知论。而我认为,所谓的“不可预测”,仅仅是一定程度上的。当预测没有显著优势时,执行预测的成本往往大于其预期收益,此类预测是没有效率的。例如单纯的猜测市场未来的涨跌,据说准确率还未超过随机概率,那么这样的预测就是缺乏效率的。而不论是通过归纳一般性来总结规律还是通过已有认识来演绎路径的研究活动,都应该以最终预测的有效性来评价其好坏。将有效性作为标准,判断预测活动是否有价值。

将研究对象扩大至市场以外,至少在政治的范围内这一标准也是可行的。对政治行为和政治结果的预测以应对方法的有效性来评价,决定了政治预测应以目的为导向。

再回到市场。在我看来,现今的价值投资策略和对冲策略都是比较有效的市场预测方式。价值投资寻找拥有“好价格”的投资标的,对冲至我现在的理解寻找的是相关性的背离。两种策略的逻辑都是利用市场短期内的无效性,只是前者的成本主要来自时间,后者的成本主要来自交易成本。同样的,强调市场存在完全竞争的观点将技术的发展和信息的充足视作有效市场的证据。但事实上,正是信息充足的悖论加上媒体的偏好在市场与观察者之间竖起了一道新的墙。逆向投资则试图越过这堵墙来寻找机会。

至于预测的方法,我认为可以使用理性主义的假设。虽然理性主义常被认为在实际操作上存在可能性无法穷尽的缺陷,但是在我看来可能性并不需要穷尽。因为只需依次列出可能性最大的几种路径,就能进行有效的预测,可能性过小的路径由于发生的概率太小而不会对预期结果产生太大的影响。对可能性大小的评估则来自于历史记录的归纳,但同时也不应忽视长尾效应。

因此,预测应该依次罗列出可能的发展路径并计算出大致的预期收益,对预期收益过小的预测机会进行取舍。比如单纯的预测涨跌,如果涨跌的概率都接近50%的话,可以预计到其预期收益将不会高于无风险资产的收益,预测的效果将与赌博无异。同时,预测的有效性只依赖于路径发生的概率及收益两个变量。一个谨慎且足够耐心的观察者仅仅通过技术方法也能找到合适的机会。在对待方法上,我们应该抛弃折中主义或单因子决定论,而采用多元主义。

总之,预测指的是在不完全竞争的市场中寻找机会。预测者应该乐于看到市场的不完全性,而不是假设市场是有效的。如果没有非完全竞争这种市场“红利”,投资收益的来源将被限制在经济的自然增长和运气两个方面。当然如果做到了这一点,投资和投机的界限也将变得模糊。

2020年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