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博弈》笔记

1.货币供应的增加使得资产价格水涨船高,反之货币短缺将不利于资产(证券)价格,“在金本位制度下,最终决定货币供应量的黄金供应量终会赶不上全球经济对资本需求的增长。此外,这一时期还发生了一系列现在回过头来看似乎是微不足道的战争,如南非的布尔战争和日俄战争。由于这些卷入战争的政府需要进入世界金融市场为战争筹措资金,这给世界金融市场又增加了额外的负担。利率(也就是资本的价格)逐步上升”。同样的,证券供应的减少亦会提高其价格:“此时美国有了大量的财政盈余,因此,在各资本市场交易的联邦政府债券数量在稳步减少。因为美国银行负责联邦政府债券的发行,所以债券数量的减少也就意味着银行的权力被削弱。州政府债券、运河公司和第一批铁路吸收了联邦政府不再需要的资金,但是由于市场上证券供给的大量减少,加剧了人们对剩余证券的需求,从而抬高了这些证券的价格。”

2.乐观或悲观的政策预期可能导致股票波动,可以肯定的是,股票市场不喜欢政策的不确定性。例如,“因为胡佛曾在竞选中许诺通过提高农产品的关税来救助美国农业,所以,当选后,他于1929年召开了一次特别国会会议。这次会议中很快就出现了各个利益集团竞相为本集团争取更多利益的疯狂场面,每个与会者都心怀鬼胎,没有人考虑公共利益。每一个主要的行业(即使是很多小行业,例如墓碑制造业)都在国会游说,要求给予他们保护,以免受到‘不平等国际竞争’的冲击(在保护主义者的专用字典中,如果来自国外的竞争者能够并愿意为美国消费者提供比本国产品更便宜的产品,就是不平等竞争)。…在股市大崩盘之后,《斯慕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 Tariff Bill,以它在国会中的提案人斯慕特和霍利的名字命名),获得了巨大的政治上的同情和支持,胡佛总统不顾1000多名经济学家的联名反对,于1930年6月17日签署了这个法案,将农产品和工业品的关税同时大幅提高。…后来的事实证明经济学家们是对的。作为报复措施,其他国家立刻提高了对美国产品所征收的关税,于是,世界贸易体系崩溃了。1929年,美国出口贸易总额为52.41亿美元,而到了1932年,这一数字仅为16.1亿美元,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的影响,这个数字为1896年以后的最低值。更有甚者,在1930年上半年就随着《斯慕特-霍利关税法案》在国会中的表决传言而起伏跌宕的纽约股市,此时开始了它长达两年半的下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929年秋季的熊市也不过持续了两个半月。…大萧条的最后一个罪魁祸首是胡佛政府。面对急剧下降的政府收入和不断上升的政府支出,胡佛政府还在试图平衡政府预算(当然,按照传统的经济政策,这无疑是正确的)。1932年,当美国经济正以自由落体运动的速度直线下跌的时候,胡佛竟然推动议会通过了提高税率的法案,而且幅度之大在美国历史上空前绝后”。

3.繁荣的经济将提高企业的利润率,从而对其股票价格产生有益的影响。当基本面在繁荣、平稳和衰退之间转换时,企业盈利的变化将反映在股价中,但战争对经济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论,“曾经大大刺激美国出口的克里米亚战争和欧洲谷物的歉收也已经结束。6月份的《纽约先驱报》写道:‘我们的码头塞满了船只,大部分的船只都没有活干,有活干的船只所收取的费用也低得可怜。’同时一家波士顿报纸也指出,新英格兰地区的纺织业同样处于痛苦挣扎的境地——因为没有市场需求,6000架棉纺机只能闲置在那里”,相反,“尽管股票市场在战争爆发时狂跌——股票市场几乎总是这样,但投资者随后开始意识到战争将旷日持久,不仅可交易证券的数量将大大增加,而且政府大量的支出将流向诸如铁路、钢铁厂、纺织厂和军工厂等公司,而这些公司产生的利润将流入华尔街,与此同时这些公司也要从华尔街获得急需的资本。华尔街历史上最繁荣的牛市即将开始”。应注意的是,有时衰退会在战争结束1、2年后才发生,“1918年11月11日,战争突然结束,这突然降临的和平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一些问题。由于战争订单的结束以及欧洲农业生产和民用制造业开始增长,从1920年开始,美国经济经历了一次短暂而急剧的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