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t-2020

政治

  • 随着民主党赢得大选,美国的政策相较特朗普时代将重新左倾,在意识形态上将更加强调普世主义、在外交政策上更加积极、孤立主义暂时退潮、贸易保护主义将更少被提起。值得跟进关注的是,拜登时代的政策是否能够走出奥巴马时代教条的政治正确,民主党是否能够找到新的政治出路以避免继续囿于迂腐的政治声张。另外,美国底层阶级的声音已经通过特朗普得以集结,这种声音能否在民主党治下继续存在并进一步演变成一股成熟的政治力量值得观察。20201202
  • B国的外交继续作为民族主义情绪的发泄渠道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只要经济还没有走完L型,B国的民族主义就难以退却,B国执政者也将继续利用民族主义来巩固自身的合法性。在此背景下,B&R将难以获得大多数国家的积极配合,进展缓慢的现实难以改变。不过昂山素季领导下的缅甸的态度比较特别,这种暧昧或许是一种现实主义的佐证。20201202
  • 从最近的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冲突中,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再一次得到了确认。通过提供秩序(调解冲突),俄罗斯仍然并持续的延续了沙俄的对外政策,即通过在势力范围内提供安全类公共产品,保持世界性(或地区性)大国地位,俄罗斯对外政策在不同时期的区别仅限于势力范围的大小差异。20201202
  • 2008年的金融危机促成了AB利益共同体的瓦解,发展到今日两国脱钩的趋势自不必说,2020年新的发展是:通过怡情防控的实践,世界进一步被不同的防控方式分裂成B国和其他两个部分。20210101

 

经济

  • 按照一些人(洪灝、某男)的判断,经济周期在明年将进入下降(滞涨)阶段,如果当真如此,明年各种权益类资产的价格将承压,货币可能是较好的避险品种。较好的资产类别可能会是日元、黄金和商品。20201202
  • 由于缺少业绩及货币政策转向的风险,A股走势将在未来一段时间走出升势,这种状况或许会持续到2021年一季度结束(林泉)。2021年的年线可能将有一个长上影(月风)。综合以上判断,牛三可能在2021年一季度展开并结束,结合美股,一、二季度交界前后将出现全球股市的向下共振。问题在于:一、对于A股来说,一季度可能的上涨其幅度会达到多少?二、下跌会在何时结束?20201227
  • 对于上面第一个问题,疫情的干扰增加了技术分析的困难程度,但12月28日周线应该是一个阶段高点。对于第二个问题,从之前的经验来看,在牛市三结束后的下跌中,高点与第一次反弹的低点(即头与右肩之间的最低点)距离的1.XX倍就是最终的下跌幅度。如果走势符合之前判断,应该是在一年之内见底。20201227
  • 用斐波那契数列,高(低)点之后的第8和第233个周期分别是低点和高点,第21和89个周期可能是同方向转折点,第34和55个周期很可能是不固定方向的转折点。20201227
  • 由于某国的货币政策依然强调松紧适度,产业政策依然不忘供给侧改革和去杠杆,一是可以从全年指标完成度出发预测货币供应意愿,二是在国内外环境平静的情况下应对资产价格保持谨慎的预期。20201202
  • 根据截至2020年11月份的宏观数据:M1增速继续引领利润增速上行;PPI与CPI继续相悖而行,维持2017年初以来形成的剪刀差趋势;值得注意的是,新增人民币贷款增速进一步下行;领先指标社融-PPI可能已经进入下跌趋势。另外,整体市场估值仍在中位运行,只是12月份创业板及食品饮料明显翘头。2021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