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释读(三)

先进

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学而优则仕,优先于仕,是为先进也。野人,乡野平民。野人先进于礼乐,乃先知礼乐而后仕。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

子不同意先仕而后学。

 

颜渊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行为符合礼的标准是为仁。为人需克己且由己,只能靠对自身的约束。

 

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仲弓曰:“雍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爱己及人,仁之源本。仁者遵礼,遂能出门使民而行为得体,仁之形也。

 

司马牛问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讱。”曰:“其言也讱,斯谓之仁已乎?”子曰:“为之难,言之得无讱乎?”

讱,出言缓慢谨慎。仁者行为谨慎而讱。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问政,即问治理之道。足食,足兵,民信之为治理之法,足食乃使民富,足兵乃使民安,民信则有为政之合法性。使民信为先,足食次之,足兵为末。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盍,何不?旧注曰:“十一而税谓之彻。”百姓足而君足,百姓不足则君不足,富国先富民也。

 

子张问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义,崇德也。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诚不以富,亦只以异。’”

徒义可辨惑也。

 

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

君臣父子,遵礼之形。遵礼乃为政之道,然拘于君臣父子之形,则失为政之道。

 

子曰:“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博学于仁则知义,约之以礼则善徒。知义善徒可辨惑而弗畔矣。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为政之道,对君者强调律己而教民。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此处小人为民,君子为位尊者。君子风,小人草,是为草附于风而风驱草矣。位尊者趋,其势可驱草从之。

 

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樊迟未达,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樊迟退,见子夏,曰:“乡也吾见于夫子而问知,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何谓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

仁者爱人,智者知人。错,同措,放置。枉,不正直,邪恶。智者能举直措枉。

 

子路

子路问政,子曰:“先之,劳之。”请益,曰:“无倦。”

无倦为律己,先之劳之为教民。乃君之为政。

 

仲弓为季氏宰,问政,子曰:“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曰:“焉知贤才而举之?”曰:“举尔所知。尔所不知,人其舍诸?”

尽责,举贤,乃臣之为政。

 

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错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名正,义之名分也。夫名分合乎于礼,适于时情,是为义。名正,则言之有据,行之有理,遂能言顺,能事成。

 

叶公问政,子曰:“近者说,远者来。”

子谓德。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攘,偷窃。叶公认为直乃子证父攘,子异之,谓为亲隐乃直,道德之辩也。

 

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

仁者,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其情源于仁心,其行依随仁道,故能处夷狄而不弃。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曰:“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曰:“敢问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踁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曰:“今之从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执事能知耻,勇也,出四方能行君命,智也。兼智勇可为士。能遵孝悌次之,只依忠信且固执又次之。

 

宪问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仁者有其守,循道遂能无惧,勇也。无惧者非必因循道,故勇者不必有仁。

 

南宫适问于孔子曰:“羿善射,奡荡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恃德者昌,恃力者亡,以德治天下。

 

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管仲之仁在于辅佐齐桓,召忽之仁在于为君遣死,若管仲随公子纠死,其仁盖一死士耳。

 

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

微,无,没有。谅,遵守信用。自经,上吊自杀。管仲之仁在于辅君而匡天下,异于匹夫之谅。君之德关乎国,匹夫之德关乎己。

 

陈成子弑简公,孔子沐浴而朝,告于哀公曰:“陈恒弑其君,请讨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

弑君者当讨之,为臣者当谏君。子从礼而行之,而叹众人之不义也。

 

卫灵公

子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恭己正南面,意为修身以遵礼。君修德而天下尊之,为善治,无为而治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