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释读(二)

雍也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质朴胜于文采则粗野,文采胜于质朴则浮夸。彬彬者,恰当也。

 

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

务民之义,致力于对人来说合理有利的事情;敬鬼神而远之,对鬼神采取恭敬而不依靠的态度。可知智乃就实避虚也。仁者体察且爱人,觉而让之,遂有先难而后获矣。

 

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

中,无过无不及;雍,平常。中庸之为德,乃理想之态度或状态。至且鲜,至乃无可比,鲜犹少。一曰至善之道德,一曰今之鲜存矣。

 

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能近取譬,能由己之欲推及人之所欲,推己及人也。乃仁者之所想,为仁之方。

 

述而

子曰:“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

孙,同逊,恭顺。不恭顺即越礼。固,简陋,鄙陋。奢则不孙,遂遵礼忌奢。

 

泰伯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恭、慎、勇、直,需遵礼,弗遵礼则为劳、葸、乱、绞。葸,拘谨,畏惧。绞,说话尖刻。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民之智有别,然民亦有趋同之欲。遂为民指道而使由之,则民趋于同而行之矣。知之有二,一则理解,一则由理解生所想。若使民知,则因智有别而有理解不同,因所想不同而有道不同,同行之本无存矣。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疾贫乃不安于守贫,弗仁也。弗仁好勇而处贫,乱之象也。对不仁之人疾之甚则乱,此为因。

 

子罕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朱熹《论语集注》曰:“明足以烛理,故不惑;理足以胜私,故不忧;气足以配道义,故不惧。此学之序也。”智者明而不浊,能知理;仁者不拘私欲,能遵理;勇者循道无畏,遂不惧。

 

乡党

见齐衰者,虽狎,必变。见冕者与瞽者,虽亵,必以貌。凶服者式之,式负版者。有盛馔,必变色而作。迅雷风烈,必变。

作,站起。变色而作,做出反应,否则为无礼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