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释读(一)

学而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作乱为果,犯上次之,以弗孝弟(悌)为本也;而反之则为仁。道者,原则也。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巧言令色,弗仁之像也。朱熹注曰:“好其言,善其色,致饰于外,务以说人。”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谨慎而守信,节俭而爱人,是为治国之法。此处之道,乃治理也。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民德归厚,理想之治也。慎终追远乃普世之道德。旧注曰:“慎终者丧尽其哀;追远者祭尽其敬。”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礼之用,乃以和为目的。然由和而和未曾有也,非礼节之而不可得也。

 

有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羞耻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信基于义,恭基于礼。

 

为政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德至而人聚也。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民为水,道乃治理之道也,犹渠。以政令为渠,民知不可行而不以为尚;以道德为渠,民以为尚且从之,善治也。礼善于刑,同理也。使民知羞耻以约束其行,优于使民权利弊而择其行。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孝乃无违礼也,礼为孝之本。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孝不在于养,而重于敬。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公正则民服。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能,则劝。”

敬、忠、劝,乃治理之目的。其中劝为勉励,指民能自勉其行,努力做事。子曰庄重则民敬,行孝慈则民忠,举善而教不能,是开民行事之道。乃是从功能性角度出发,提出对于治理者的规范性要求。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无信之人行为无法预测,是为不知其可。所以信乃人行之本。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论语集解》注:“义,所宜为。”符合仁、礼是为义。

 

八佾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礼乐为外在,仁为里。人无内里则外在无附焉。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亡作无。夷狄、诸夏有别也。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绘,画;素,白底。绘后于素,礼亦同为后。

 

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周礼亦有其鉴,二代乃夏商。

 

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礼乃君之责,忠乃臣之责。

 

里仁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不可以长处乐。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仁者安于仁,能处约而长乐。约,穷困,困窘也。知同智,智者知仁之利而行仁道,是为理性。

 

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仁者真诚,遂爱憎分明,行随己心。

 

子曰:“苟志於仁矣,无恶也。”

仁者真诚,诚者无恶心。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富贵贫贱,君子取之有道,去之亦有道,是遵礼也。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义利对立也。

 

公冶长

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以恭行己,以敬事上,以惠养民,以义使民,为君之四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