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韬》论疏

第一 文师

太公曰:“源深而水流,水流而鱼生之,情也。根深而木长,木长而实生之,情也。君子情同而亲合,亲合而事生之,情也。言语应对者,情之饰也。言至情者,事之极也。今臣言至情不讳,君其恶之乎?”

文王曰:“惟仁人能受正谏,不恶至情,何为其然?”

注 | 源深有鱼之情,情理也。君子情同之情,性情也。言语应对,顺性情而饰之。饰,修辞。言至情理能事极,然至情则不讳,唯仁人不恶。

 

“微哉圣人之德诱乎,独见乐哉。圣人之虑,各归其次,而立敛焉。”

文王曰:“立敛若何,而天下归之?”太公曰:“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天有时,地有财,能与人共之者仁也。仁之所在,天下归之。与人同忧同乐,同好同恶,义也。义之所在,天下赴之。凡人恶死而乐生,好德而归利,能生利者道也,道之所在,天下归之。”

注 | 各归其次,各居其位。敛,收揽。与人共顺天时,共分地财,仁也,与人同忧同乐,好德归利,义也,所谓陈锡载周,坐生利之道,享天下归赴。归利,顺从理性。

 

第二 盈虚

文王问太公曰:“天下熙熙,一盈一虚,一治一乱,所以然者何也?其君贤不肖不等乎?其天时变化自然乎?”太公曰:“君不肖,则国危而民乱。君贤圣,则国安而民治。祸福在君,不在天时。”

注 | 盈虚治乱之所以然,源于君。

 

太公曰:“帝尧王天下之时,金银珠玉不饰,锦绣文绮不衣,奇怪珍异不视,玩好之器不宝,淫佚之乐不听,宫垣屋宇不垩,甍桷椽楹不斫,茅茨偏庭不剪。鹿裘御寒,布衣掩形,粝粱之饭,藜藿之羹。不以役作之故,害民耕织之时,削心约志,从事乎无为。吏,忠正奉法者尊其位;廉洁爱人者厚其禄。民,有孝慈者爱敬之,尽力农桑者慰勉之。旌别淑慝,表其门闾。平心正节,以法度禁邪伪。所憎者,有功必赏,所爱者,有罪必罚。存养天下鳏寡孤独,赈赡祸亡之家。其自奉也甚薄,其赋役也甚寡,故万民富乐而无饥寒之色。百姓戴其君如日月,亲其君如父母。”

注 | 君贤之道在于正身齐家。无为乃削心约志,非不为也。

 

第三 国务

文王问太公曰:“愿闻为国之务,欲使主尊人安,为之奈何?”太公曰:“爱民而已。”

文王曰:“爱民奈何?”太公曰:“利而勿害,成而勿败,生而勿杀,与而勿夺,乐而勿苦,喜而勿怒。”

注 | 此爱民不外乎施仁,天下与人共之。若国务囿于仁义道德而不尊利弊,则失义理,与孟家无异矣。

 

第四 大礼

文王问太公曰:“君臣之礼如何?”太公曰:为上惟临,为下惟沉。临而无远,沉而无隐。为上惟周,为下惟定。周,则天也。定,则地也。或天或地,大礼乃成。”

注 | 无远如天之周,无隐如地之定,君臣之本。无远,思虑没有不顾及的;周,周全;无隐,传达没有不准确的;定,泰然。

 

文王曰:“主听如何?”太公曰:“勿妄而许,勿逆而拒。许之则失守,拒之则闭塞。高山仰止,不可极也。深渊度之,不可测也。神明之德,正静其极。”

文王曰:“主明如何?”太公曰:“目贵明,耳贵聪,心贵智。以天下之目视,则无不见也。以天下之耳听,则无不闻也。以天下之心虑,则无不知也。辐辏并进,则明不蔽矣。”

注 | 妄许则淫,逆拒则寡,有违君德。君之所思,需深不可测,君之所行,需明晰一律。使臣无隐,则天下主明。

 

第七 守土

无借人国柄。借人国柄,则失其权。

注 | 守土即守权。权者,如柄执于手,不失时、防于微。

 

第八 守国

文王问太公曰:“守国奈何?”太公曰:“斋,将语君天地之经,四时所生,仁圣之道,民机之情。王斋七日,北面再拜而问之。”

太公曰:“天生四时,地生万物。天下有民,圣人牧之。故春道生,万物荣;夏道长,万物成;秋道敛,万物盈;冬道藏,万物静。盈则藏,藏则复起。莫知所终,莫知所始。圣人配之,以为天地经纪。故天下治,仁圣藏,天下乱,仁圣昌,至道其然也。圣人之在天地间也,其义固大矣。因其常而视之,则民安。夫民动而为机,机动而得失争矣。故发之以其阴,会之以其阳。为之先倡,而天下和之。极反其常,莫进而争,莫退而逊。守国如此,与天地同光。”

注 | 守国者,依四时轮替、配天地经纪,天下治则藏,乱则昌。天有四时,圣人牧民治道,有遇民之机动,机动则政治生也。民动,机矣,圣人倡且待天下和,间或乱;乱极返常,治矣,则守之。倡,倡导;和,附和。

 

第九 上贤

太公曰:“夫六贼者:一曰,臣有大作宫室池榭,游观倡乐者,伤王之德。二曰,民有不事农桑,任气游侠,犯陵法禁,不从吏教者,伤王之化。三曰,臣有结朋党,蔽贤智,障主明者,伤王之权。四曰,士有抗志高节,以为气势;外交诸侯,不重其主者,伤王之威。五曰,臣有轻爵位,贱有司,羞为上犯难者,伤功臣之劳。六曰,强宗侵夺,陵侮贫弱,伤庶人之业。

“七害者:一曰,无智略权谋,而重赏尊爵之。故强勇轻战,侥幸于外,王者谨勿使为将。二曰,有名无实,出入异言,掩善扬恶,进退为巧,王者谨勿与谋。三曰,朴其身躬,恶其衣服,语无为以求名,言无欲以求利,此伪人也,王者谨勿近。四曰,奇其冠带,伟其衣服;博闻辩辞,虚论高议,以为容美;穷居静处,而诽时俗,此奸人也,王者谨勿宠。五曰,谗佞苟得,以求官爵;果敢轻死,以贪禄秩;不图大事,贪利而动;以高谈虚论,悦于人主,王者谨勿使。六曰,为雕文刻镂,技巧华饰,而伤农事,王者必禁。七曰,伪方异技,巫蛊左道,不祥之言。幻惑良民,王者必止之。

“故民不尽力,非吾民也。士不诚信,非吾士也。臣不忠谏,非吾臣也。吏不平洁爱人,非吾吏也。相不能富国强兵,调和阴阳,以安万乘之主,正群臣,定名实,明赏罚,乐万民,非吾相也。

“夫王者之道,如龙首,高居而远望,深视而审听;示以形,隐其情。若天之高,不可极也;若渊之深,不可测也。故可怒而不怒,奸臣乃作。可杀而不杀,大贼乃发。兵势不行,敌国乃强。”文王曰:“善哉!”

注 | 相、臣、吏、士、民,各有其责。

 

第十二 发启

“王其修德,以下贤惠民。以观天道,天道无殃,不可先倡。人道无灾,不可先谋。必见天殃,又见人灾,乃可以谋。

注 | 谋者需顺天道之时。

 

“大明发而万物皆照。大义发而万物皆利。大兵发而万物皆服。”

注 | 大者,天下同利害也。

 

第十七 三疑

凡谋之道,周密为宝。设之以事,玩之以利,争心必起。

 

第十九 论将

“勇而轻死者,可暴也。急而心速者,可久也。贪而好利者,可赂也。仁而不忍人者,可劳也。智而心怯者,可窘也。信而喜信人者,可诳也。廉洁而不爱人者,可侮也。智而心缓者,可袭也。刚毅而自用者,可事也。懦而喜任人者,可欺也。

 

第二十 选将

太公曰:“夫士外貌不与中情相应者十五。

 

“知之有八征,一曰问之以言,以观其详。二曰穷之以辞,以观其变。三曰与之间谍,以观其诚。四曰明白显问,以观其德。五曰使之以财,以观其廉。六曰试之以色,以观其贞。七曰告之以难,以观其勇。八曰醉之以酒,以观其态。八征皆备,则贤不肖别矣。”

 

第二十二 将威

太公曰:“将以诛大为威,以赏小为明;以罚审为禁止而令行。故杀一人而三军震者,杀之。赏一人而万人悦者,赏之。杀贵大,赏贵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