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20191&2

秩序

关于北约(Nato)的使命,众所周知,英国将军伊斯梅勋爵(Lord Ismay)说得很直白。这位北约第一任秘书长说,北约的宗旨,就是“把俄罗斯人挡在外面,让美国人进来,让德国人安分”。(《历经70年风雨,北约依然被需要》摘自《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90404 社评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2188 20190404)

然而今日北约的意义似乎面临着来自几个方面的挑战。特朗普时常抨击北约,如欧洲承担的费用份额不公平,德国受制于俄罗斯,北约到底意义何在等等,这使人们对北约的未来产生疑问。(同上)

同时欧洲没有为美国退出北约做好准备。(同上)

特朗普关于欧洲应承担更多责任的要求其实一直在被反复提起。(同上)

北约存活至今,是因为其强大的战略逻辑。两次世界大战让美国相信,其国家安全与欧洲的安全是分不开的;而美国的盟友也明白,美国是欧洲安全的关键保障。虽然冷战早已结束,但基本逻辑没有改变。(同上)北约存在的基本逻辑仍然没有改变,即美欧安全相互依靠。但是这并不排除双方之间继续进行议价的可能。

欧洲应该在自身领土防御上出更多钱。这70年来的教训是,北约也必须不断地走向现代化,针对新的形势做出相应调整。(同上)

中国与马来西亚之间的一带一路项目,东海岸铁路(East Coast Rail Link)项目:把马来西亚欠发达的东海岸与泰国南部连接起来。马哈蒂尔去年上台后不久,该项目就中止了。(《马来西亚将与中国谈判缩减“一带一路”项目》摘自《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90221 斯特凡尼娅•帕尔马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1551 20190221)

马来西亚叫停由北京方面支持的总投资230亿美元的项目之前,在去年5月的选举中,马哈蒂尔将其前任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赶下了台,后者曾欢迎中国对马来西亚进行巨额投资。重新评估纳吉布执政期间启动的大型项目,是执政联盟削减公共支出计划、同时调查与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有关交易的核心。(同上)

而中国有意挽救其在该国的关键“一带一路”(Belt and Road)工程,维护该倡议其他亚太国家的地位。(同上)

俄罗斯总统在克里姆林宫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随着公众开始反对移民、开放边境和多元文化主义,“自由主义思想”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普京称自由主义已经过时》摘自《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90628 莱昂内尔•巴伯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3409 20190703)

自由主义者不能像近几十年来那样,直接对任何人、任何事指手画脚。”他说。(同上)

普京认为,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接纳逾100万难民——主要来自饱受战争蹂躏的叙利亚——进入德国的决定是一个“严重错误”。但他赞赏唐纳德•特朗普试图阻止移民和毒品从墨西哥流入美国。(同上)

普京响应了萨尔维尼和法国的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者的观点,表示自由主义政府均没有采取行动来安抚民众。相反,他们追求的是一种盲目的多元文化主义,其中包括性别多样性。(同上)

让每个人都开心,我们对此没有任何意见,”他补充道,“但决不能让这一倾向给作为人口核心的无数民众的文化、传统和传统家庭价值观蒙上阴影。”(同上)

 

社会

生活成本飙升、生产方式改变,以及可能作为一种结果的收入比例的下降,正在反映出中产阶级的缩小。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称,中产阶级收入占总收入的份额正在下降,而住房、教育和医疗这些中产阶级定义支柱的核心成本飙升。他们的过度负债问题现在比其他收入阶层更严重,而且随着自动化和工作性质的变化威胁到职业稳定性,他们发生社会阶层下滑的风险也在增加。(《全球经济之厦面临一种威胁:中产阶级》摘自《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 20190412 William Horobin)

桥水投资的创始人、亿万富翁Ray Dalio警告称,贫富差距会加剧冲突和民粹主义,进而可能引发革命。(同上)

OECD就业、劳工和社会事务主管Stefano Scarpetta说,鉴于中产阶级是政治和经济稳定的一个主要来源,该阶层的问题会引发一系列的影响。(同上)

在OECD的研究中,该机构将中产阶级定义为收入介于全国中值水平75%和两倍之间的人群。OECD表示,在过去30年中,与最富裕的10%人群的平均水平相比 ,中产阶级的收入增长低了三分之一。这一趋势在金融危机之后更加严重–中产阶级的实际收入每年仅增长0.3%。(同上)

解决这些困难没有简单的方法。但OECD再次呼吁对各年龄段的培训和教育进行投资,其他建议还有:增加住房供应和支持需求,以及降低中产阶级收入的税负。(同上)

 

国家

日本的“令和”(Reiwa)新年号从5月1日启用,对于安倍晋三而言,唤醒乐观主义情绪是更广泛的国家振兴任务的一部分。(《“令和”时代日本需要自信》摘自《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90425 吉迪恩•拉赫曼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2476 20190703)

在国内,日本面临着人口问题。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意味着,日本人口自2010年以来逐年减少。日本目前的人口为略微超过1.26亿,但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Population and Social Security Research)预测,到2053年,日本人口将降至1亿人以下,到2065年可能降至8800万人。(同上)

作为回应,安倍晋三政府近年试图为女性既工作又生儿育女提供便利。日本还在采取更多措施鼓励移民。然而,即便是迄今采取的温和举措也被证明有争议,因为日本是一个看重文化同质性的国家。一些政府顾问担心,日本可能会很快陷入美国和欧洲出现的那种民粹主义的反移民政治。(同上)

人口缩减会拖累国内生产总值(GDP),而经济规模缩小将让日本的债务负担更难管理。目前日本政府的债务与GDP之比为237%左右,为世界最高。经济学家们担心,未来几年,老年人医疗费用不断上升将进一步令财政承压。此外,人们对更高税收甚至债务违约的惧怕,可能会加剧悲观情绪。(同上)

对外方面,安倍晋三也采取一些务实措施来加强日本在未来与中国角力中的地位。他领导的政府对日本宪法作了重新解释,以便允许日本自卫队在美军受到攻击的情况下与美军并肩作战。国防支出也在增加。此外,日本在尽全力与亚洲另一个新兴超级大国、同为民主国家的印度耕耘关系。(同上)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的白宫的保护主义措施对日本是一个打击。但安倍晋三政府保住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是一项大规模的区域贸易协议,特朗普政府决定退出。(同上)

安倍晋三的政治根基来源于日本政坛的民族主义势力,他保持联系的一些团体对日本的战时角色抱有令人惊愕的态度。但他有足够的智慧明白一个道理:在现代日本,一个民族主义者需要当一个国际主义者,打造联盟和国际联系,使日本得以蓬勃发展,即使中国崛起也不受影响。这种挑战很可能会定义“令和”时代。(同上)

 

投资

坎贝尔•R•哈维(Campbell R. Harvey)是杜克大学福库商学院的金融学教授,同时兼任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的研究员。(《下一次衰退来临前 如何做到未雨绸缪?》摘自《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 20190621 Barry Ritholtz)

近期在YouTube上一场关于经济衰退警示信号的讨论中,他列举了四个标志。其中之一是杜克大学-CFO全球商业前景调查(Duke-CFO Global Business Outlook)。6月份的调查发现,超过三分之二的公司首席财务官预计,美国经济将于2020年底陷入衰退。他提出的第二个标志是“不利于经济增长的贸易保护主义的展现”,也就是关税和日益加剧的贸易战。第三个是市场波动,虽然他指出市场波动常会发出错误信号,但过去几个月市场波动总体呈上升趋势。(同上)

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是收益率曲线,即根据债券久期计算的债券收益率分布情况。他重点关注的是5年期美国国债,目前其收益率低于3个月期美国国债。根据哈维的研究,收益率曲线的倒挂,即短期收益率高于长期收益率的情况,如果持续整整一个季度、达90天之久,那么经济衰退将会在12至18个月内发生。(同上)经济衰退的四个标志:杜克大学-CFO全球商业前景调查、不利于经济增长的贸易保护主义的展现、市场波动呈上升趋势以及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

收益率曲线倒挂出现在3月7日,直至6月早些时候,其持续时间突破了90天的临界点。因此,哈维模型中预示未来经济衰退的所有四个条件现在都得到了满足。(同上)

既然我们都认为下一场衰退无可避免,那我不妨在此抖胆建议,现在是时候早做打算了。或许以下几条建议会帮助你相对安全地度过难关:第一条,清光你的投资组合:我们持有资产的原因大多很幼稚,经不起仔细推敲,事后看起来也很糟糕:你妹夫的荐股、套牢了的IPO股票,或者经纪人推荐的热门股。把它们全部卖掉!在市场接近历史高点之际,这是你减亏的最佳机会,因为最好的情况可能也不过如此。别忘了,在经济衰退中,实力较弱公司的股价表现将比一般公司差得多。如果你持有垃圾债券,也要把它们卖掉。第二条,还清债务:如今,股指处于历史高位附近,失业率接近50年最低点,工资也在上涨。能如此轻易地减少未偿债务,短期内不太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了。要给自己留点回旋的空间,或许应该存些现金以备不时之需。第三条,随时准备在股市暴跌时买入:经济衰退来临通常会伴随股市大跌。在你还保持冷静和客观的时候,利用你抛售垃圾资产套取的现金,制定出行动计划。时机到来时一定要果断出手。做起来也可能非常简单。例如,制定计划,将资金分几个部分配置:在市场下跌20%-25%时,买进一只美国指数基金;当市场下跌30%时,再买入一只老牌的全球指数基金。如果我们足够幸运,赶上了市场下跌35% – 40%的机会(假设你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那就买入新兴市场股票。制定计划的诀窍是,设置一些警示指标,并准备好在达到预定水平时投入资金。你可能在几个月的时间里看上去(并感觉)很愚蠢,但几年后看起来就像是天才。第四条,检查和清理信用评分:一段时间前,我发现我的信用评分中有个错误的污点,之后花了两年的时间才得以消除。提高信用评分可以让你以更优惠的利率获得贷款。如果你想在抵押贷款利率下降(通常发生在经济衰退期间)时进行再融资,或者想利用房价下跌的机会买房,这一点很有帮助。要记得未雨绸缪,及早提高信用评分。(同上)减少投资仓位、降杠杠、留备现金收购资产和维护信用是作者提出的四点应对建议。

彭博巴克莱全球债券指数显示,过去三个月,纳入该指数的中国国债总回报仅有0.29%,在20多个主要经济体中排名最末,表现最好的前五大经济体分别是澳大利亚、墨西哥、俄罗斯、欧元区以及美国,回报大致在4.2%-5.4%区间。(《中国国债错过全球债券大涨季 中美利差拉大酝酿补涨行情》摘自《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 20190621)

2018年四季度以来,中国债券市场表现则犹如过山车,先是经济下行担忧、央行宽松措施及中美贸易摩擦促使中国国债收益率一季度大幅下行。进入二季度后画风突变,经济数据一度大幅好于预期、货币政策转向及通胀担忧升温,包商事件带来的流动性分层等打击接踵而至,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前仍较三月底的水平高近20个基点,中美债市相反的走势也推动中美利差走阔至约126个基点的逾一年高位。(同上)

2019年四月开始,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逐步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境内债市开放程度进一步加深。彭博计算官方数据显示,境外投资者5月增持中国债券规模创一年来最大,其中对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的兴趣继续增加。(同上)

法国兴业银行策略师Kiyong Seong表示,中国债券的收益率水平有吸引力,加上中国央行的流动性支持,将可能帮助市场在中期恢复信心,预计中国10年国债收益率在三季度会降至3.1%,并在四季度低至2.9%(同上)

在全球综合指数中加入的中国债券主要来自财政部、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和农业发展银行。一只债券是否纳入指数有明确的标准,首先必须是固息债券,余额至少50亿元人民币,存续期达到一年及以上,并需要在银行间市场上市交易。(同上)人民币债券有一些机会。但需要关注政策、汇率、避险几个变量。并选择符合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纳入条件的债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