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2018

国际秩序

我们已经来到了西方主导的全球化经济时代和冷战后“单极时刻”地缘政治时代的终点。这个世界将经历美国打造的二战后自由秩序的瓦解,从而进入去全球化和冲突时代,还是走向一个合作复兴的时代。

只有参与者认可其他参与者的合法性时,自由民主制度才会存续。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的主政方式主要还是一名传统的共和党“富豪民粹主义者”——一边向富豪输送政策,一边向愤怒的基础选民发表迎合言论。

首先,这些政治发展造成了西方作为一个意识形态一致实体的分裂。高收入国家之间的紧密合作过去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意志和权力的产物。这一权力的中心如今却在抛弃支撑这一理念的价值观和利益观念。

其次,现代西方民主和自由全球市场的理想已经丧失了威望和吸引力——不仅在新兴和发展中国家,高收入国家自身也是如此。( 马丁•沃尔夫,《西方分裂与世界失序》,《金融时报》中文网,2018.01.04.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749 ,2018.01.07)

 

地区

欧洲和美洲的人口已经停止增长。亚洲人口将在2050年达到峰值,约为50亿。在接下来这个世纪,世界人口的大部分增长将出现在非洲。

联合国预测的基本情况是,非洲人口数量将在30年后翻一番,达到20亿人,到本世纪末至少再翻一番,达到40亿人。如果所有这些新人口都能找到工作和机会,全球经济增长将逐渐向非洲转移。

如果他们找不到工作(这种前景看起来同样可信),非洲可能会成为不稳定和绝望的焦点。由于气候变化的影响,粮食短缺的问题可能恶化。尼日利亚的富拉尼(Fulani)牧民和定居的农民之间的冲突已造成数千人丧生,此类冲突可能随着人们争夺土地和资源而加剧。到2050年,仅尼日利亚人口(独立时4500万,如今已达1.8亿)预计将增长逾一倍,超过美国。

在《出非洲记》(African Exodus)中,成年后一直生活在德国的埃塞俄比亚人阿斯法-沃森•阿塞拉特(Asfa-Wossen Asserate)表示,未来移民欧洲的人潮可能会令现在的数字相形见绌。他写道:“最重要的是,驱使非洲人告别家园的是普遍缺乏前途。

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中值年龄是19.5岁。相比之下,美国、欧盟和日本的中值年龄分别为38岁、43岁以及47岁。现有人口结构已经决定了很大一部分人口增长。1960年,全世界大约每10个人中有1个是非洲人。到本世纪末,全世界每3个人中就有逾1人来自非洲。

一些人主张,这正是非洲的人口红利。正如之前的亚洲一样,非洲将在经济高增长和生活水平提高这两方面得到回报。但这是对人口红利涵义的误解。如果仅仅把人数加进去就足够的话,那非洲早该富起来了。

人口红利的真正涵义是抚养比下降,即适龄工作人口相对于15岁以下的少年儿童和退休人员的比例上升。以此来看,非洲根本没有人口红利。它有的是赤字——而且这个赤字还在扩大。在世界上很多地区,适龄工作人口(15—64岁)占总人口的60%-70%。在非洲,这一比例仅为54%。

主要原因是非洲的生育率下降速度不像其他地区那么快。1960年,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平均每名妇女会生育6个孩子以上。该数字在随后几十年里急剧下降。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拉丁美洲的生育率是3,而东亚的生育率仅为2.2。非洲的生育率居高不下,略微下降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5.9,如今的4.85。

其中原因并不明显。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非洲难以获得避孕用品——常态化避孕的非洲妇女不到五分之一。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表示,平均年龄为62岁的非洲国家总统,与国内年轻得多的人口的政策需求脱节。专注于生殖健康的非营利组织Population Council的约翰•邦加茨(John Bongaarts)表示,调查显示,非洲妇女实际上并不想生那么多孩子,但她们仍然偏好相对较大的家庭。

这不太可能是“文化”原因。况且,文化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但它确实表明,非洲人对大家庭的眷恋——部分是出于对老年穷困潦倒的恐惧——是根深蒂固的。

敦促人口控制是有争议的。在上世纪70年代的印度,很多可怕的强制绝育计划源于人们确信穷人生的孩子太多。在非洲,一些人认为,按照欧洲或亚洲的标准,非洲大陆仍然人口稀少。还有一些人表示,有关非洲人口爆炸式增长的危言耸听,流露出种族主义恐惧心态。

这些观点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它们被误导了。亚洲的经济增长有力地表明:降低生育率(以及由此而来的降低抚养比)乃是改善生计的最佳途径。需要操心的孩子少了,父母可以投入更多时间和资源用来抚养、教育子女并为孩子提供机会。

非洲领导人最好不要想当然地认为人口快速增长一定会带来经济好处。他们需要在农村和不断扩大的城市推行相关政策,让新的劳动力投入生产活动,确保潜在的劳动者不会变成不满而愤怒的社会青年。(戴维•皮林,《非洲没有人口红利》,《金融时报》中文网,20180906.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9292?adchannelID=&full=y&archive ,20190407)

 

国家

伊朗是一个悖论。其政府由强硬的宗教保守派占主导地位,但这个国家的女性大学入学率跻身于世界最高之列。伊朗并不认为自己是以色列的朋友,但该国拥有地区第二大的犹太人口。而就在该国最大出口商品原油的价格自去年夏季以来上涨近一半的时候,经济上的不满酿成了最新的街头抗议。

考虑到 30岁以下人口占总人口一半,而青年失业率估计高达25%,紧张已经酝酿了很久。10%的通胀无疑是痛苦的,尽管在2009年骚乱期间价格上涨速度更快。

更难以忍受的将是德黑兰方面计划增税,同时削减对汽油等关键大宗商品的补贴。政府这样做的动机是减轻预算压力。然而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统计,伊朗的财政赤字并不大,仅相当于GDP的1.5%。

这种差异在一定程度上与伊朗更加多元化的经济有关,这减少了对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的依赖。多年的经济制裁迫使经济进一步向内。制裁解除后,产出有所增加:据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估计,在截至12月的两年里,伊朗的石油产量增长32%,达到每日380万桶。

更高的产量加上油价走强,只能说是积极因素。对当地人来说,更好的将是在炼油产能方面得到一些额外投资。国产汽油短缺意味着,身为欧佩克(OPEC)第三大原油生产国的伊朗,每日必须进口5万至8万桶汽油,从而引发通胀,因为世界汽油价格也大幅上涨。

伊朗经济也许远远没有发挥出潜力,但它的形势毕竟比其他一些境况糟糕的欧佩克成员国(尤其是委内瑞拉)好得多。另一方面,恢复针对伊朗石油出口的全面国际制裁将推高油价。那将是伊朗及其人民面对的又一个悖论。(Lex专栏,《伊朗怎么了?》,《金融时报》中文网,2018.01.03.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734 ,2018.01.08)

注:政府行为、国际油价可能影响伊朗的国内稳定,然而伊朗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结构暂难以应付这些影响。

 

缅甸政府正在重新评估一个由中国参与投资的、总投资额达90亿美元的深水港项目,缅方担心该项目成本过高,一旦缅甸发生债务违约,该港口最终可能被北京方面控制。

两位对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政府内部讨论情况有直接了解的人士表示,经济官员正在想办法通过磋商降低这个位于缅甸西部若开邦(Rakhine)皎漂(Kyaukpyu)的拟建港口的成本。

该港口将为中国西南部打通一条经缅甸直抵印度洋的贸易走廊,让企业在需要的时候可以绕开马六甲海峡(Malacca Straits)。同样,它是北京方面在“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下拟投资1万亿美元打造欧亚大陆交通和能源供应路线计划的一部分。皎漂港将成为缅甸历史上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之一。

在经济政策方面为缅甸政府提供建议的澳大利亚学者肖恩•特尼尔(Sean Turnell)表示,该项目“应该被视为对该国现有基础设施的有益补充而受到欢迎”。然而,他补充称:“乍看之下,该项目似乎财务成本过高,因此对缅甸构成严重风险,该国参与项目可能需要承担很大风险。”

目前预计该港口建设成本约为75亿美元,另外还需要20亿美元用于一个毗邻经济区的建设。该项目坐落在最近建造的通往中国云南省的油气管道的起点。

该项目将由中信集团(Citic Group)为首的财团建设,中信是中国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国资企业集团之一。2015年中信赢得了竞标,中方占70%股权,缅甸政府和当地企业占30%。

“一个能被缅甸有效利用的这种规模的港口,在任何一种合理情况下,成本都应该只需要其中的一小部分,”特尼尔表示,作为一名从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借调来的经济顾问,他是缅甸政府的亲密顾问。他指出,这些评论是他的“个人评估”,但他也证实了缅甸官员正在寻找谈判降低该项目成本的方法。

特尼尔估计,以股权份额计算,缅甸在该项目中需要承担的债务约为20亿美元,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左右,这会“大幅增加该国的债务总额”。

缅甸重新考虑该项目正值该国处于微妙时期,该国政府最近对罗兴亚(Rohingya)穆斯林实施的军事镇压受到了西方国家的谴责,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会推动该国投入中国的势力圈。

缅甸上届政府在2011年因暂停了该国北部拟投资15亿美元的密松(Myitsone)水电站项目而惹怒了中国。当时该项目遭搁置是因为环境和社会影响。(约翰•里德,《缅甸重新评估皎漂港项目》,《金融时报》中文网,20180604.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7873?archive ,20190407)

 

上周日,巴西前陆军上尉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在该国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总统选举中获胜,这个拉美最大国家将迎来自30多年前军事独裁统治结束以来的首个极右翼政府。

这一结果标志着劳工党时代的结束,该党之前在争取连续第五个的四年任期。

这次选举是一次严重两极化的选举,左翼与右翼陷入对立,家庭和社群陷入分裂——对立双方都认为,如果对方获胜,巴西年轻的民主制将处于危险之中。

博尔索纳罗的支持者给出的理由是,劳工党牵涉大范围的政治腐败丑闻,而且支持该地区各地的左翼威权政府。而博尔索纳罗把社会保守主义和经济自由主义作为竞选纲领。

市场已因博尔索纳罗可能获胜而上涨。这位直言不讳的国会议员宣称支持私有化和养老金改革,尽管在竞选期间他在这些政策上的立场有所倒退。

过去6周,巴西雷亚尔对美元汇率上涨了13.5%。同期,巴西基准股指Ibovespa上涨了近15%。

博尔索纳罗得到了希望回归“传统家庭”价值观的宗教和社会保守派、以及经济自由派、担心巴西高犯罪率的人和右翼激进分子的强力支持。

但除此之外,他还吸引了已厌倦劳工党的商人,以及迫切希望变革的巴西普通民众。劳工党的经济干预主义促成了该国历史上最严重的衰退。(李若瑟,安德烈斯•斯基帕尼,《博尔索纳罗胜选,巴西将迎来右翼政府》,《金融时报》中文网,20181029. http://m.ftchinese.com/story/001079984?archive ,20190407)

 

缅甸大亨潘继泽(Serge Pun)力挺在仰光(Yangon)开发一个新工业区的计划,尽管缅甸爆发罗兴亚(Rohingya)危机导致投资者情绪低落,而且亚洲范围内获北京方面支持的大型项目日益引起人们的警惕。该工业区将由中方建造,计划投资15亿美元。

潘继泽表示,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简称中国交建)将在年底前完成这项计划的文书工作——包括融资计划,他表示这项计划相当于缅甸的深圳。国企身份的中国交建是斯里兰卡一个引起争议的港口项目的建设方之一。

该项目计划在仰光河西部地区修建一个新工业区,目的是吸引因为成本上升和中美贸易战而想要搬迁的中国及其他地区的企业。项目涉及铺设道路、建造桥梁和其他基础设施。

潘继泽表示,项目旨在创造200万个工作机会,目标是在2020年完成第一期建设。

“实际上,对这种东西的需要比过去20年的任何时候都更适时。”潘继泽说,“无论有没有贸易战,迁移都已经开始了:企业要物色能够以可负担的价格供应充足劳动力的地方。”

尽管中国交建拥有承接这一项目的先机,但它提出的方案还要经过“瑞士挑战”流程,也就是说,其他公司将受邀参与竞标,寻求击败中国交建的方案。

然而,因为没有举行投标就让中国交建出价,潘继泽受到了质疑。

然而,潘继泽说:“对这个项目,我泰然处之,它在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方面都是完全合理的。”

他表示,在斯里兰卡,问题出在斯里兰卡前总统、现任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决定在他的家乡及选区建造港口,“尽管中国交建提出反对,称这不是一个合适建造港口的地方”。汉班托塔港一直难以吸引船只靠港。

近日,缅甸政府签署了一项商谈已久、在缅甸西部城市皎漂(Kyaukpyu)建港的合约,由于担心产生过重的债务负担,缅甸方面设法大幅降低项目的成本。该项目将由以中信集团(Citic Group)为首的财团建设。

然而,潘继泽说:“你去借钱建一些没有可行性的东西,你才会落入债务陷阱。”在仰光的这个合资项目中,中方占75%股权,缅甸占25%股权,中国交建提供股本,仰光市则以土地入股。

潘继泽说:“一家中国公司将控制我们城市的一大部分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自去年缅甸若开邦(Rakhine)的罗兴亚穆斯林族群遭到镇压以后,一些投资者对缅甸的热情开始冷却。罗兴亚危机导致联合国(UN)呼吁对缅甸进行种族灭绝调查,并且导致欧盟(EU)考虑重新评估是否要继续为自缅甸进口的产品提供免税优惠。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ADB)的数据,在截至今年9月底的6个月中,缅甸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比去年同期的41亿美元下降逾一半,至18亿美元。缅甸的入境旅游也变得冷清。

潘继泽承认,全球熊市和若开邦的危机给他的公司造成了“双重打击”。然而,他表示亚洲投资者——缅甸的亚洲投资者数量多于西方投资者——更善于把若开邦的问题与缅甸整体局势分开来看。

潘继泽说:“西方看待缅甸的角度与东方的角度截然不同。”

现年65岁的潘继泽是华裔,会讲普通话,他在两个国家经历过政治动乱。在奈温(Ne Win)发动政变建立社会主义政权以后,1965年,潘继泽随家人离开缅甸前往中国。在中国,潘继泽遭遇文化大革命,被送去“再教育”营呆了一段时间,1973年移居香港。

在1991年返回祖国缅甸以后,潘继泽投资房地产、旅游、零售、金融和汽车行业,代理大众汽车(Volkswagen)和肯德基(KFC)等品牌。潘继泽在缅甸的企业——第一缅甸投资公司(First Myanmar Investments)涉足房地产和医疗健康等领域,还运营缅甸最大的银行之一祐玛银行(Yoma Bank),最近还开始运营一家航空公司。

在一个因腐败而闻名的国家,潘继泽设法避免染上腐败的污名。在提倡企业道德的私人团体“缅甸商企责任中心”(MCRB)最近编制的缅甸企业透明度排行榜上,第一缅甸投资公司和持有潘继泽私人商业利益的恒泽集团(Serge Pun & Associates)分列第一和第三。

潘继泽并未让自己的公司参与竞标仰光新城开发公司的合同,但他并不排除它们未来有可能作为供应商参与项目。

潘继泽认为,他并不是出于私利做这件事,而是要为缅甸做一些事情,也是给自己的身后留下一些东西,熟悉潘继泽的人士对此表示认可。

“这是他回报国家,回馈社区的机会。”祐玛战略前首席执行官安德鲁•里卡兹(Andrew Rickards)说,“在这方面他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约翰•里德,《缅甸华裔大亨力挺仰光建工业区计划》,《金融时报》中文网,20181119.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0276?archive ,20190407)

 

政治哲学

济贫院(workhouse)曾经是英国人最不想踏足的地方。这些肮脏破败、疾病肆虐的维多利亚时代的地狱般场所是收容穷人的地方(它们在进入20世纪后仍持续了几十年)。在这里,流浪者用自己的劳动力换取简陋的住所和劣质的食物。

位于北约克郡里彭济贫院原址的济贫院博物馆(Workhouse Museum)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入口处的大厅里,摆放着一个幽灵般的自动机械人偶。在教室里,孩子们可以戴上一顶笨蛋高帽。浴室里的搪瓷卷边浴缸看起来很时尚:我在Instagram上还贴出一张照片。除了这些好玩的体验外,博物馆还生动展示了在这里的红砖墙内发生过的残酷行为。

因此,当我在一条两侧是流浪者寝室的阴暗走廊里看到一块布告板时,我感到惊讶。布告板上写道:“你认为济贫院是个好主意吗?”

“是的!我们需要一些解决街头乞丐的方法!”一条回复这样写道。布告板上有不少有关如何对待不负责任的单身母亲的阴暗观点。间或还有一些——很多是儿童的笔迹——表示不敢相信的评语(“不!太残酷了”)。

一张图表显示了一项调查的结果:39%的人认为,济贫院是个好主意。只有23%的人认为济贫院是个很糟糕的主意。其他人则选择了“必要之恶”,或无法决定。

那些投票支持重新设立济贫院的人,想必也曾经从流浪者走廊尽头的金属制约椅旁走过?

尽管如此,“人民”已经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如果这是一次全民公投的话,我们将会重新启用这些流浪者寝室。

鼓励所有人发表意见,所得到的答案往往是荒谬的。博物馆的调查是模拟的,但与那些社交媒体上的调查一样,它属于为参与而参与。而其向公众提愚蠢问题的决心远非唯一。

有时候,仅仅因为问了个愚蠢的问题,就会让人们感到不爽。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最近报道,乌克兰代理卫生部长乌兰娜•苏普伦博士(Dr Ulana Suprun)在Facebook上搞了一次非正式的民意调查,以了解选民是愿意将公共资金花在药品上,还是用在一位19世纪科学家的遗体再防腐处理上。这实在算不上什么“两选一”的事情。逾8000人投票,他们当然支持把资金用在药品上。不过,尽管苏普伦博士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但这种噱头做法激怒了Facebook用户。一位网友写道,“一场非常蹩脚的操纵。”的确如此。

毕竟,里彭的济贫院博物馆绝不会根据调查结果采取任何行动。而且走廊上的布告板至少是可以取下来的。然而,一旦网上的参与活动出错,愚蠢的问题——及其招来的愚蠢答案——通常会永远保留下来。(海伦•贝瑞特,《警惕众人的愚蠢》,《金融时报》中文网,2018.02.27.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6475?full=y ,2018.02.27)

 

企业

2018年科技巨头们的主要增长引擎早已成为商业生活根深蒂固的一部分,它们分别是数字广告、电子商务,以及全球IT界向“云”的集体进军。

无处不在的科技基础设施和用户对数字服务便利的偏好推动了这些趋势发展。它们也反映了有越来越多企业愿意在谷歌(Google)、Facebook、亚马逊(Amazon)以及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等公司搭建的平台上运营。

谷歌和Facebook两家公司几乎瓜分了数字广告支出的全部净增长。

大型跨国公司的计算量只有19%转移到云端。现有IT基础设施的沉没成本意味着向云计算过渡将需要很多年。

那么主要风险是什么?在2018年,死亡的征兆可能会变得更加明显。苹果一直在艰难展现自己在智能手机领域之外还有什么增长方向。谷歌还未能把它在搜索广告上的成功复制到其他市场上。微软的一只脚仍然深深陷在古老的PC世界。

最直接的威胁可能来自外部。欧洲监管机构和法院已经率先对科技巨头的权力和财富发起反击。

由于美国政界就俄罗斯利用Facebook影响去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强烈抗议,现在焦点已经转向了华盛顿。私下里,所有大型科技公司都已准备好面对监管行动,不过以目前美国躁动不安的政治气氛,很难确切地预见政府将采取何种行动。

美国不断上升的政治不确定性应该也有助于突显中国科技领头羊的崛起。(理查德•沃特斯,《2018年科技业大走势》, 《金融时报》中文网,2018.01.0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705 ,2018.01.02)

注:科技巨头的利润来源——科技基础设施(平台),市场的现状是数字平台的增长基本由谷歌和Facebook独占,IT界的云化市场广阔但依然有较高的沉没成本。另外,外界监管和政治不确定性仍然是发展的最大挑战之一。虽然潜在的巨大市场并不是科技进步的充分条件,数字广告、电子商务以及全球IT界向“云”的集体进军不一定能成为2018的科技增长引擎,但美国与中国的科技巨头们搭建的各种运用平台将在2018年及其后一段时间造成深远的影响。

 

根据月活用户数量对游戏进行排名的咨询机构App Annie表示,去年中国最受欢迎的10大手机游戏中有9款是国内公司开发的。

互联网巨头腾讯(Tencent)在10大手游里占了6款,去年该公司一半以上收入来自游戏。腾讯最大的成就是对战游戏《王者荣耀》(Honour of Kings),这是去年全球最赚钱的游戏。

去年手机游戏首次占据一半以上游戏市场,突显中国游戏玩家正从电脑转向移动设备。

NewZoo首席执行官彼得•沃曼(Peter Warman)表示:“西方游戏在中国手游市场表现欠佳。”专家们指出,外国公司生产的手机游戏不适合中国口味,且受制于一些外商在华经营阻碍。

IHS Markit分析师陈玉翠认为,海外开发者一般针对休闲使用者制作简单的手游,但中国玩家更喜欢较为复杂的游戏,比如那些扮演成幻想人物的角色扮演游戏。

外国公司也受到2016年颁布的法规的阻碍,该法规要求所有手机游戏在发布之前经过审查人员审查。

美国和欧洲公司在中国推广游戏方面也面临障碍,中国移动用户大多使用安卓手机,但Google Play应用商店在中国被屏蔽。腾讯及其国内竞争对手网易(Netease)提供替代的安卓应用商店,并能用它们来推广自己的游戏。

海外开发商被禁止在境内应用商店向安卓用户销售游戏——除非它们与某一家本土公司合作。腾讯等中国集团可以利用它们在国内的社交网络来推广自己的游戏;腾讯拥有高人气的消息服务微信(WeChat)。(汤姆•汉考克,《腾讯和网易主导中国游戏市场》,《金融时报》中文网,2018.01.19.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6007 ,2018.01.29)

 

投资

近年来,金融市场对投资者一直很友善。这得益于美国经济持续增长、欧洲从政治和货币危机中复苏以及中国经济强劲扩张,再加上来自于世界各国央行的大力支持,全球股市(MSCI所有国家世界指数)自2013年初以来实现了每年12%以上的回报率。

投资者所面临的良好环境对财富管理行业也是有利的。根据凯捷咨询公司(Capgemini)的数据,自2012年底以来,全球高净值人士数量增长了38%。瑞银环球财富管理的资产管理规模,从2012年底1.6万亿瑞郎左右增加至2017年底 2.3万亿瑞郎。

但我们不能理所当然地预期这些强劲的有利因素会持续。经济周期正在成熟,美国、日本和英国的失业率正处于周期性低点。各国央行正在取消特别的货币政策支持;到今年底,它们将在总体上从全球经济中回收流动性,这是十年来的首次。此外,保护主义和各种其他地缘政治威胁也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风险。

对这些因素可能会综合起来的担忧,已经推动波动性在2018年回归。上述形势可能会持续,我们应该为此做好准备,但许多投资者还没有准备好。人类对于熟悉事物的倾向性、我们的短期恐慌和偶尔的贪婪,以及对个人情况的低估,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可能会使准备不足的投资者遭遇财富损失。

就个人和家庭而言,始终如一且严谨地实施这三种经过验证的方法——全球化思考、长期思考以及认识个性化,对于现今和未来世代实现财富的保值和增值都是至关重要的。

首先是全球化思考。该方法的理论和经验基础都很清楚。纵观2009年初以来的数据,全球股市的回报率堪比所有其他主要市场甚至更高,而波动性更低、下跌幅度更小、每日下跌幅度也较不显著。在此期间,在风险水平相同的情况下,投资者在瑞士、中国或德国的市场上投资十年,财富才能增加一倍;对于一个全球多元化投资的投资者来说,只需要六年财富就能增加一倍。

然而,许多投资者仍表现出本土偏好。例如,我们的瑞士客户中有54%是积极投资者,他们一半以上的资产仍投资于瑞士公司(瑞银环球财富管理的数据),尽管这种投资组合将使他们面临潜在的业绩损失和较高的风险。在许多情况下,除了熟悉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别的理由。像我们这样的投资机构需要使客户能够更容易在全球范围内配置投资组合,并更努力地去展示这如何提高收益率并降低风险。

其次是长期思考。在经济周期存在不确定性的时候,投资者可能会受到诱惑来尝试选择市场时机。然而,牛市最后一年的平均回报率为22%,第一年为40%(瑞银环球财富管理部投资总监办公室研究),在对的时机撤离市场并在对的时机回归市场几乎是不可能的。对于大多数私人投资者而言,他们定期以严谨的方式进行再平衡以达到目标战略资产配置,可能比选择市场时机更有效。短期主义不仅仅会付出误选时机的代价。私人投资者与机构投资者相比具有独特的优势,比如能够持有非流动资产以换取额外回报,但如果投资者不断进行买入卖出交易的话,这些优势就会化为乌有。

我们的分析显示,相对于过去十年来一直持定投资的投资者而言,共同基金投资者的买入和卖出决策的年均表现欠佳,收益率为0.9%/年。我们也看到了自我导向或自主投资的投资者发现很难做出无偏见、不带感情色彩的决策。在过去五年中,当对我们的瑞士记帐中心中风险类似的投资组合进行比较时,拥有自我导向的投资组合的客户中只有14%的表现大幅优于将投资组合授权他人管理的投资者,而51%的客户表现大幅欠佳。从长远来看,那些过度交易的投资者和那些仅仅为了收取费用而鼓励投资组合交易的财富管理公司,表现将会差于那些采取更具战略性、更长期方法的投资者。

第三是认识个性化。没有两个客户是相同的。个人和家庭都有不同的风险态度、不同的志向、不同的约束、不同的价值观以及不同的个人情况。我们都需要深入理解这些因素,并体现在投资组合中。这不仅仅是满足监管要求或满足愿望,也是有效财富管理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行为和投资组合的构成感到满意的投资者,以及能够看到投资组合如何与他们的个人目标和价值观相吻合的投资者,更有可能保持必要的耐心以获取长期回报,且不太可能在波动性升高的时期内进行恐慌性抛售、割肉出售或放弃潜在收益。

完全了解每项投资决策的独特情况的顾问最终能够更好地提供建议,并做出真正符合客户最大利益的决策,这在市场波动时期、当短期主义和情绪因素可能主导决策时显得尤为重要。

我很清楚,未来的道路会看起来与走过的道路截然不同,但我认为现在以及未来世代实现财富保值和增值所需要的价值观和纪律并未发生变化。全球性思考和投资、采取长远眼光以及考虑个人目标和需求,这些仍然是成功的关键,对于投资者和为他们提供支持的财富管理机构而言都是如此。(马丁•布莱辛,《实现财富保值增值的关键》,《金融时报》中文网,20180625.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8139?archive ,2019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