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2017(4)

伊拉克夺回基尔库克背后的大棋局

库尔德人想在伊拉克北部建立一个独立国家的梦想——9月25日公投中的压倒性赞成票为这个梦想插上了翅膀——在公投三周后破灭:由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武装力量周一夺回了对基尔库克(Kirkuk)的控制。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激烈争夺这块石油储量丰富的地盘,如今它可能成为多场撕裂中东的战争中又一场战争的新前线。

不过,在上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拒绝认证德黑兰遵守核协议(2015年伊朗与多个世界大国达成该协议)后,基尔库克也应该被视为伊朗与美国地缘政治较量的一部分。特朗普做出了挑衅但又含糊的威胁;伊朗正在多个前线上采取行动,明显提前做好了充分准备。但首先是基尔库克。

Kirkuk should also be seen as part of the geopolitical contest between Iran and the US.

当位于伊拉克北部、自治的库尔德地区政府(KRG)的主席马苏德•巴尔扎尼(Masoud Barzani)决定推进独立公投时,他将基尔库克和其他位于KRG公认边境外的争议地区纳入这一投票的举动,从一开始就明显带有挑衅性。

需要明确的是:不只是巴格达的伊拉克中央政府,KRG周围所有生活着库尔德少数民族的国家都对这一独立公投发出了威胁性警告。尽管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据估计有3000万库尔德人生活在该地区)彼此存在种种分歧,但它们可以团结起来对抗如下威胁:巴尔扎尼的野心将促使它们各自国内已经猖獗的库尔德分裂主义加速蔓延。

Not just the Iraqi central government in Baghdad, but all the KRG’s neighbours with Kurdish minorities issued threatening warnings against holding a vote on independence.

叙利亚的6年内战使这个国家四分五裂,让库尔德民主联盟党(PYD)及其强大的民兵组织占据了距土叙边境不远的大片地盘。

库尔德民主联盟党是叙利亚库尔德工人党(PKK)的姐妹党。在短暂的休战后,2015年土耳其政府与库尔德工人党长达30年的斗争战火重燃。因此,土耳其也转变了立场:由原先支持伊斯兰反对派对抗受伊朗支持的阿萨德政权,转为阻止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在与土耳其接壤的叙利亚北部巩固自身地位、并阻止该党与库尔德工人党联合起来。德黑兰方面把KRG独立公投视为美国的阴谋——美国计划利用伊朗的逊尼派库尔德少数民族,作为对抗叙什叶派政权的第五纵队。

Turkey has thus moved from backing Islamist rebels against the Iran-supported Assad regime to preventing the PYD consolidating its position on the Syrian side of Turkey’s border and linking up with the PKK. Tehran, for its part, sees the KRG vote as a plot by the US, which plans to use Iran’s Sunni Kurd minority as a fifth column against its Shia Islamist regime.

2014年,KRG“自由斗士”(Peshmerga)武装力量控制了基尔库克,当时伊拉克军队在“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的猛攻下瓦解。库尔德人把基尔库克敬为与耶路撒冷(库尔德人渴望的故乡的中心)类似的圣地。他们指出,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对库尔德人的种族清洗使得基尔库克的人口构成变得有利于阿拉伯人和土库曼人。此外,基尔库克市及基尔库克省是珍贵的资产,占到KRG至少一半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量。

眼下基尔库克是让巴格达、安卡拉、以及(最重要的)德黑兰团结起来的借口。出于超出伊拉克领土纠纷之外的种种原因,德黑兰方面是这一事态的主要推手。

Right now Kirkuk is the pretext uniting Baghdad, Ankara and — above all — Tehran, which is the prime mover for reasons that go beyond Iraqi territorial disputes.

处于伊拉克对KRG攻势核心的是“民众动员力量”(PMF)——这个伊拉克什叶派民兵联盟归根到底受控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及其下属“圣城军”(Quds force)司令员卡西姆•索莱马尼(Qassem Soleimani)。基尔库克——造成了与美国支持的“自由斗士”的对峙——只是伊朗的多个动作之一。

伊朗还支持阿萨德部队在幼发拉底河谷进攻ISIS控制下的代尔祖尔(距离叙伊边境不远的叙利亚城市),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最成功的盟友黎巴嫩真主党(Hizbollah)是进攻的先锋部队——这造成了与美国支持的叙利亚民主联盟党库尔德民兵组织的对峙。上周五,伊朗支持的武装力量已经夺取了附近的迈亚丁(Mayadin)——伊朗正在建立的从德黑兰到地中海的什叶派阿拉伯走廊上的一个据点。

Iran is building a staging post in the Shia Arab corridor which from Tehran to the Mediterranean.

虽然美国与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结盟,但伊拉克库尔德政治问题的引爆点都在伊朗的掌握之中。索莱马尼将军最近不仅去了什叶派统治的巴格达,还去了苏莱曼尼亚。苏莱曼尼亚是与伊朗结盟的库尔德爱国联盟(PUK)的要塞,而该联盟是巴尔扎尼主席的死对头,由最近去世的贾拉勒•塔拉巴尼(Jalal Talabani)及其家族领导。库尔德爱国联盟似乎正在分裂;可以肯定,效忠于库尔德爱国联盟的“自由斗士”没有制止伊拉克突击部队进入基尔库克。

伊朗也将北约盟友土耳其拉入了反库尔德阵营的怀抱。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及其陆军参谋长本月在德黑兰,力挺伊朗谴责巴尔扎尼(此前一直是埃尔多安的盟友)为叛徒。继基尔库克之后,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民众动员力量”周二又挺进雅兹迪宗教少数派(ISIS曾试图消灭他们)的核心居住地辛贾尔(Sinjar)——库尔德工人党最西边的据点。伊朗与土耳其——目前正处于数十年来与美国的最严重争执之中——眼下步调几乎完全一致。

基尔库克和库尔德都是火药味浓重的问题。伊朗正在根据自身利益需要、以自己的习惯方式解决这些问题,它的整体目标是让美国看起来像一个倒霉的局外人——尽管特朗普的叫嚣总是循火药味而至。

As Iran deals with them in its own interest and with its habitual dispatch, its broader purpose is to make the US look like a hapless bystander.

 

摘自《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7.10.19 作者 戴维•加德纳

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4717  2017.11.02

图片来自www.caflro.org

中东;国际关系

 

 

中国大陆ETF产品分析

在上交所和深交所上市交易的追踪香港股票市场指数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xchange Traded Fund; ETF)是一种非常方便、透明、低门槛、而且低成本的投资渠道使普通大陆投资者享受港股牛市,或者在自己的投资组合里实现配置港股。

目前在上交所和深交所上市的追踪港股市场的ETF有四只。其中三只,华夏恒生ETF、南方恒生ETF、和华夏沪港通恒生ETF,都追踪香港恒生指数,今年截至10月31日收盘,分别上涨了24.90%、24.03%、及23.17%。易方达恒生H股ETF则追踪香港恒生中国企业指数,今年截至10月31日收盘上涨了18.11%。恒生中国企业指数是追踪大陆企业在香港上市的H股的重要指数。由于这些ETF产品均以人民币计价,除了跟踪误差以外,相对于跟踪指数的收益率偏离还体现汇率影响的因素,同期港币兑人民币贬值了4.85%。因此,大陆投资者可以通过投资这些在上交所和深交所上市的港股ETF就能简单方便的获得与香港恒生指数和恒生中国企业指数比较一致的回报。

那么首先,什么是ETF呢?ETF被称为交易所交易基金,是一种在交易所上市的、基金份额可变的开放式基金。ETF 同时结合了开放式基金可以持续申购赎回的优点,以及封闭式基金上市交易的优点,投资者既可以进行申购和赎回,也可以像买卖股票一样在交易所买卖来实现对基金的投资。但是一般参加申购和赎回的金额较高,所以普通个人投资者多采用交易所买卖的方式进行投资。

以华夏恒生ETF(代码159920.SZ)为例,该基金追踪香港恒生指数,在深交所上市交易,一手100股,为大陆投资者提供直接、便捷的购买恒生指数的投资工具。而且该基金的管理费率为0.60%,托管费率为0.15%,并且没有销售服务费率。从低费率中可以看出ETF作为被动投资于指数的工具的优点。截至2017年6月30日,华夏恒生ETF的机构投资者持有份额为74.81%,剩下25.19%由个人投资者持有。

ETF的净值在交易时间内及收盘后即日计算,而传统开放式基金的净值仅会在每个交易日收盘后公布。因此,与传统开放式基金相比,ETF允许投资者更加实时和准确地掌握基金资产净值的变动,并随时以贴近基金净值的价格进行买卖。再次,ETF的交易成本较低,大部分ETF都是被动管理型基金,采取指数投资的方式,会根据指数成分的变化来调整投资组合,节省研究分析成本。大陆的ETF管理费率在0.50%左右,托管费率在0.10%左右。

中国大陆ETF产品分析

中国大陆第一只ETF,华夏上证50ETF,诞生于2004年,追踪上证50指数。到了2010年,大陆ETF市场开始发展迅速。截至2017年10月18日,中国大陆ETF总共168只,非货币市场基金的ETF数量为138只,其中股票型ETF有128只。

目前,跟踪A股指数的ETF产品相对丰富,包括A股主要指数,例如上证50、上证180、沪深300、中小板、创业板指数,以及多种行业,包括消费、军工、金融、能源、信息等。而投资于货币市场基金、债券、商品、港股、以及海外股票指数的ETF也是中国ETF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总体而言,中国大陆ETF产品的资产类型不是很丰富。目前,4只商品ETF全部为黄金ETF,并没有投资其它商品类型的ETF产品。至于5只海外股票ETF,一只追踪美国标普500指数,两只追踪美国纳斯达克100指数,一只追踪德国DAX30指数,还有一只追踪例如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互联网概念股指数(由于成份股中在美国上市的股票占比将近80%,因此将此ETF列入海外股票ETF)。

由于大陆ETF产品目前不够丰富,所以大陆投资者如果期望通过大陆ETF产品构建多元化的投资组合还是比较困难的。而且,我们认为这也是阻碍当前中国智能投顾领域发展的一个瓶颈。智能投顾通过使用特定算法模式管理帐户,结合投资者风险偏好、财产状况与理财目标,为用户提供自动化的资产配置建议,通过互联网及金融科技,使以前只有高净值人群才能享受到的财富管理服务以一种低门槛、低成本的方式普惠至普通民众。美国的智能投顾公司,不论是传统的资产管理公司,例如布莱德(BlackRock)和先锋集团(Vanguard),还是初创金融科技公司,例如Wealthfront和Betterment,都是以ETF产品为投资渠道为投资者进行资产配置。其原因正是ETF有低门槛、低成本、便捷、透明、分散风险的优势。而且,美国ETF产品非常丰富,已经有投资于各种资产类型的ETF产品,例如追踪美国本土股票,其它主要市场股票、各种债券(国债、公司债、地方政府债、新兴市场债等)、各种商品(农产品、贵金属、能源、工业金属等)、外汇、房地产、股市波动性、甚至多种主动型及对冲基金的交易策略的ETF产品。相比之下,中国大陆ETF产品亟待丰富。目前中国大陆智能投顾服务,例如招商银行摩羯智能投顾、南方基金超级智投宝、金融界智能投顾, 都主要以大陆主动型共同基金和QDII基金为投资工具。相对ETF,这些基金的投资费用更高,而且透明度低。大陆许多智能投顾服务也使用大陆指数基金,虽然指数基金类似ETF也是一种指数化产品,但是指数基金属于共同基金,不在交易所上市交易,基金净值每天只更新一次,而且除了管理费和托管费,指数基金还有申购费、赎回费以及销售费用。如果大陆ETF产品可以像美国那样涵盖更多市场、更多资产类型,这将有助于中国智能投顾市场的发展。中国智能投顾市场的发展障碍不在于技术,而主要在于投资产品的相对匮乏。

目前大陆ETF产品的成交额也反映出中国大陆投资者对更多市场及资产类型的ETF产品有潜在需求。从成交额来看,除货币型ETF以外,大陆成交额最大的十只ETF产品所涵盖的资产类型和市场并不局限于A股。2017年9月成交额最大的十只ETF产品(不包括货币型ETF)。除A股ETF外,追踪黄金、港股、国债的ETF产品都榜上有名,这也说明中国大陆投资者对除了A股市场以及股票类型以外的ETF产品的潜在需求。

大陆投资者需要更丰富的ETF产品,这将有益于广大投资者的财富管理。我们期望基金公司未来推出追踪更多资产类型和其他市场的ETF产品,同时在相关投资者教育方面也做出更多的努力。

 

摘自 《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7.11.21 作者 孟茹静,欧阳辉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138?full=y  2017.11.23

股票市场;股票投资

 

 

亚洲股市最近涨势

周三,香港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在3万点上方收盘,这是2007年以来未见水平。日本日经225指数(Nikkei 225)已经回升至1997年亚洲危机之前水平。要评估这些涨势是否可持续,不妨看一看是什么因素在驱动着它们。

香港股市今年迄今40%的飙涨,有三分之一要归功于一只股票:即时信息和游戏集团腾讯(Tencent)。类似地,正在销售创纪录数量存储芯片的三星(Samsung)主导着韩国股指。日本股市既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也受益于该国央行的宽松计划。日本的东证指数(Topix)更为平衡,但由金融股引领——与其他亚洲股指形成反差的是,东证指数可能受益于美国利率走高。

基于过度集中和流动性萎缩的上涨行情往往会失去后劲。香港似乎没有什么流动性萎缩的前景。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今年流入这个特别行政区的950亿美元中,五分之二来自中国内地。考虑到港元汇率盯住美元,以港元计值的资产为人民币投资者提供天然的汇率对冲。2014年起先后开通的沪港通和深港通机制,为这类资金流动提供了便利;内地金融监管机构对境内购房者和高风险固定收益产品采取的行动,只会促使更多资金通过这些机制流向香港。

Rallies based on over-concentration and shrinking liquidity tend to falter. There seems little prospect of the latter in Hong Kong. Goldman Sachs estimates that two-fifths of the $95bn of estimated flows into the territory this year came from the mainland.

充足的央行支持是可以预期的。随着这些市场联系更加紧密,投机行为和中国人民银行(PBoC)流动性将在越来越大程度上驱动港股。大风险是政治风险:有朝一日,优先事项可能改变。中国股市周四的急跌提供了一个预示。那些没有能力(或者不愿意)揣摩党的政策动向的投资者,可以在覆盖面更广的日本股市找到更好的风险/回报平衡。

 

摘自 《金融时报》中文网 Lex专栏 2017.11.24 原文标题《亚洲股市涨势是否可持续?》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207  2017.11.26

股票市场

 

 

石油限产协议将延长至2018年底

全球各大产油国同意将一项限产协议延长至2018年全年,以减少过剩库存,并使油价保持在每桶60美元以上。

The world’s biggest oil producers have agreed to extend a deal to curb oil production throughout 2018 to shrink swollen stockpiles and keep prices above $60 a barrel.

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两国加起来占全球供应量的五分之一)共同领导了欧佩克(OPEC)内外24个国家的一项努力,力求明年将全球石油产量减少180万桶/日。如果周四未能同意延期,该协议本来将在明年3月到期。

Saudi Arabia and Russia, whose combined production makes up a fifth of global supplies, have together led an effort by 24 countries inside and outside the Opec cartel to curb global production by 1.8m barrels next year.

此次达成共识意味着,加起来石油产量超过2000万桶/日的沙特和俄罗斯,决定延续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和萨勒曼国王(King Salman)去年敲定的一份协议,该协议过去18个月来主宰着原油市场。

The agreement means that Saudi Arabia and Russia, whose combined output totals more than 20m barrels a day, have stood by a deal sealed by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and King Salman last year, and which has dominated crude markets for the past 18 months.

延长石油减产的决定将在定于明年年中举行的欧佩克下次会议上得到重新评估。“取决于具体情况,我们将作出反应和回应,”沙特能源部长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 Falih)表示。

 

摘自 《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7.12.01  作者 安吉利•拉瓦尔,戴维•谢泼德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306  2017.12.02

文中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OPEC  2017.12.02

国际政治经济

 

 

比特币狂热的背后

随着比特币价格突破1万美元,这一加密货币的支持者们上上周开始在Twitter上炫耀自己的胜利。

那些试图透过主流金融的滤镜来解释比特币的流行和走势的人士,正在犯一个简单分析法错误:他们试图将基于事实的分析应用于一种不受现实影响的资产。

比特币是民粹主义时代一种基于信仰的金融资产。

Bitcoin is a faith-based financial asset for a populist era.

人类历史上经常出现各种投机狂热。对泡沫的研究比任何持久的金融教训都具有更大的价值,它可以让我们知晓出现泡沫的那些社会的状态。荷兰的郁金香泡沫发生在荷兰的黄金时代,当时的荷兰是世界领先的经济和社会强国,人们很容易相信一种投资能够一直上涨。

比特币的价格并非由任何类似传统金融逻辑的东西所驱动,而是在一定程度上由导致过去两年发生的政治冲击的种种力量所驱动。像民粹主义政治一样,对加密货币和“不可靠网络”的信心伴随着对传统权威形式的信心崩溃和对专家的蔑视。众多网民支撑起互联网的权威,这种权威支撑起对比特币故事毫不动摇的信心。

Bitcoin’s price is not being driven by anything resembling conventional financial logic, but in part by the same forces that have delivered the political shocks of the past two years. Like populist politics, belief in cryptocurrencies and “trustless networks” have chimed with a collapse in confidence in traditional forms of authority and a disdain for experts. Unwavering belief in bitcoin’s story is powered by the crowd-fuelled authority of the internet.

全球金融危机严重破坏了银行体系的信用。在投资领域,对于专家级专业投资者和顾问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信心已经崩溃。

像Twitter上激烈的政治口角一样,对比特币的任何批评都被比特币忠实信徒视为内在动机不纯,而任何其他的观点都被用作证据,进一步支撑了现存的信心。

Any criticism of bitcoin is greeted by this cohort as inherently corrupt in its motivations, while any alternative opinions are used as evidence that merely confirms existing beliefs.

持怀疑态度的金融专业人士似乎同样低估了一种可以被视为“千年主义”的信仰,这种信仰让他们适应了一种传统的投资心理:对赔钱的恐惧。

Sceptical financial professionals appear to similarly underestimate what can be seen as a millenarianism devotion that inures them to the conventional psychology of investment: the fear of losing money.

最坚定的比特币支持者(自称“HODL-ers”,即那些无论价格涨跌都坚定持有的人士)把他们挺过了之前的币值崩盘看作一种骄傲。这些虔诚的信徒将比特币的价值和未来视为一种信仰,一种信徒和怀疑论者之间的摩尼教式斗争。

The most dedicated of bitcoin supporters — those who refer to themselves as HODL-ers, or those who will hold on whatever happens to the price — see their survival of previous crashes in its value as a point of pride. The devout hold the value and future of bitcoin is a matter of faith, a Manichean battle between believers and sceptics.

对这群最极端的支持者而言,拥有比特币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即使它导致惨重损失。

几十年后——无论比特币是否仍存在——比特币作为衡量塑造我们时代的政治力量的投机指标的意义,或许将超过它作为一种金融资产的意义。

Decades from now — whether bitcoin still exists or not — it may be that its significance is seen less as a financial asset and more as a speculative barometer of the political forces that are shaping our times.

 

摘自 《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7.12.05 作者 迈尔斯•约翰逊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341#adchannelID=1400  2017.12.08

金融

对传统权威形式的信心崩溃、从对赔钱的恐惧而产生出的选择性无视,以及或许是由此衍生出的抽象信仰,共同构成了比特币的持有逻辑。比特币在最近的大幅上涨因此被打上了民粹主义时代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