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2017(1)

世界上最宝贵的资源

巨大的数据流让一些公司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权力。

Vast flows of data give some firms unprecedented power.

 

一种新商品催生出一个盈利丰厚、发展迅速的行业,促使反垄断监管机构介入,以约束那些掌控这种商品流转的从业者。一百年前石油就是这样一种资源。现在,一些巨头公司引发了类似的担忧,它们经营的是数据——数字时代的石油。这些巨头包括Alphabet(谷歌的母公司)、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微软,看起来势不可挡。

A new commodity spawns a lucrative, fast-growing industry, prompting antitrust regulators to step in to restrain those who control its flow. A century ago, the resource in question was oil. Now similar concerns are being raised by the giants that deal in data, the oil of the digital era. These titans-Alphabet(Google’s parent company), Amazon, Apple, Facebook and Microsoft-look unstoppable.

如此的统治地位引发了要求拆分科技巨头的呼声,就像20世纪初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面临的境地一样。

Such dominance has prompted calls for the tech giants to be broken up, as Standard Oil was in the early 20th century.

互联网公司对数据的掌控给了它们极大的权力。在所谓的“数字经济”时代,有关竞争的旧思维已显得不合时宜。因为那种思维方式产生于石油时代,而现在需要新的思考方法。

Internet companies’ control of data gives them enormous power. Old ways of thinking about competition, devised in the era of oil, look outdated in what has come to be called the “data economy”. A new approach is needed.

数量本身也是质量

Quantity has a quality all its own

智能手机和互联网让数据丰富充裕、无处不在、价值飙升。无论你在跑步、看电视,甚至只是在旅途中安坐,几乎每项活动都会产生数字痕迹,这就为数据提炼厂提供了更多的原料。随着从手表到汽车等各种设备接入互联网,数据量还在持续增长。与此同时,像机器学习这样的人工智能(AI)技术从数据中提取了更多的价值。

Smartphones and the internet have made data abundant, ubiquitous and far more valuable. Whether you are going for a run, watching TV or even just setting in traffic, virtually every activity creates a digital trace-more raw material for the data distilleries. As device from watches to cars connect to the internet, the volume is increasing. Meanwhile, artificial-intelligence(AI)techniques such as machine learning extract more value from data.

数据之丰富改变了竞争的本质。科技巨头一向受益于网络效应:Facebook的注册用户越多,就会吸引越多人加入。有了数据后,还会带来更大的网络效应。通过收集更多数据,公司会有更大的空间来改进产品,从而吸引更多用户,产生更多数据,如此循环。

This abundance of data changes the nature of competition. Technology giants have always benefited from network effects: the more users Facebook signs up, the more attractive signing up becomes for others. With data there are extra network effects. By collecting more data, a firm has more scope to improve its products, which attracts more users, generating even more data, and so on.

能够获取数据也从另一方面保护了公司免受竞争对手的威胁。在技术行业里,对竞争持乐观态度的理由是认为既有公司可能会被在车库里的创业公司打个措手不及,或是在意想不到的技术转型中受挫。但这两种情况在数字时代都更不太可能发生。巨头们的监控系统覆盖了整个经济:谷歌能看到人们在搜索什么,Facebook能看到人们分享了什么,亚马逊能看到人们购买了什么。它们有自己的应用商城和操作系统,并把计算能力出租给创业公司。对于自己市场内外发生的活动,它们都拥有“上帝视角”。当某个新产品或服务越来越受欢迎时,它们能够及时模仿,或干脆在这一新贵变成更大的威胁前出手收购。很多人认为,2014年Facebook以220亿美元收购雇员不到60人的即时通讯应用公司WhatsApp就属于消灭潜在竞争对手的“击毙式收购”。通过设置准入门槛和预警系统,数据可以抑制竞争。

Access to data also protects companies from rivals in another way. The case for being sanguine about competition in the tech industry rests on the potential for incumbents to be blindsided by a startup in a garage or an unexpected technological shift. But both are less likely in the data age. The giants’ surveillance systems span the entire economy: Google can see what people search for, Facebook what they share, Amazon what they buy. They own app stores and operating systems, and rent out computing power to startups. They have a “God’s eye view” of activities in their own markets and beyond. They can see when a new product or service gains traction, allowing them to copy it or simply buy the upstart before it becomes too great a threat. Many think Facebook’s $22bn purchase in 2014 of WhatsApp, a messaging app with fewer than 60 employees, falls into this category of “shoot-out acquisitions” that eliminate potential rivals. By providing barriers to entry and early-warning systems, data can stifle competition.

 

摘自 《经济学人·商论》 2017.5

http://www.tegbr.com/article/21ddcade3d2b6bad  2017.08.13

企业;技术;数据科学

 

 

三国鼎立,两帝称雄

中国互联网巨头在国内外燃起战火。

China’s internet giants battle at home and abroad.

 

谷歌为避免审查制度退出中国后,百度便称霸中国大陆的在线搜索市场。另外两大巨头已成为国际大公司,百度却落在人后。

这三家公司与西方同行在几个重要方面有所不同。首先,西方公司通常会聚焦几个核心领域,而中国互联网公司一般涉猎广泛,从云计算到数字支付无不尝试。这样的尝试一旦成功,结果便会非常可观,腾讯大获成功的应用微信即是如此。

All three firms differ from their Western peers in important ways. First, Western companies usually prefer to focus on a few core areas, whereas Chinese internet firms typically try to do everything from cloud computing to digital payments. When this works, as with Tencent’s wildly successful app, WeChat, the results can be impressive.

第二,抛开要接受政治审查这一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监管较为宽松;而Facebook、苹果和谷歌则面临日益严格的审视。以中国互联网企业能达到的市场支配地位,换在其他市场,会受到监管机构的密切关注。

Second, with the exception of political censorship, the internet sector in China is lightly regulated. Facebook, Apple and Google, in contrast, face increasing scrutiny. Chinese internet firm can achieve market domination of a sort that would attract close attention in other markets.

第三个区别是,由于国家主导的经济效率低下,中国互联网企业可以快速取得大规模成功。企业发展过程中通常甚至都没有挡路的实体机构,比如在所谓的三线城市,往往都缺少大型零售中心。

The third difference is that they can succeed on a rapid and massive scale because the state-dominated economy is so inefficient. Often there is not even a physical infrastructure to leapfrog-so-called third-tier cities, for example, often lack big retail centres.

腾讯和阿里巴巴遥遥领先,百度则因自己一连串的乌龙球而远远落后。

百度的收入增长率在2016年下降至6.3%,远低于2015年的35%和2014年的54%。公司收入约九成都来自在线广告,但由于商家把花在百度搜索广告的钱转投至微信这样的社交媒体网络以及阿里巴巴运营的移动商务平台,百度的收入大幅下滑。同时,百度还在烧钱维系它的几个大赌注:人工智能(AI)、在线视频、虚拟和增强现实技术,以及“线上到线下”(O2O)服务。

The firm gets some nine tenths of its revenues from online ads, but this income is plunging as marketers redirect spending from search ads on Baidu to social-media network like WeChat and mobile-commerce platforms run by Alibaba. Meanwhile, Baidu is burning cash trying to keep its various big bets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 online video, virtual and augmented-reality technologies, and “online to offline”(O2O) services going.

至于其他两个巨头,腾讯可能最令人生畏,其收入和利润都已超过阿里巴巴。随着腾讯不断增加微信上的广告投放(只要不引起用户的反对),其价值势必节节攀升。腾讯对付阿里巴巴的主要武器是其在京东的股份。

Of the other two giants, Tencent is probably the most fearsome. It already has higher revenues and profits than Alibaba. Its value is set to climb as it ramps up advertising on WeChat(provided that does not provoke a backlash from users).

京东采取了成本很高的“重资产”商业模式,与美国的亚马逊类似。到目前为止,京东在仓储、物流和快递方面的庞大投资还远不足以掀翻阿里巴巴。但在去年,京东的收入已从前年的280亿美元升至375亿美元。它在中国B2C市场的份额在2014年底为18%,2016年攀升至25%。如果刘强东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开始收效,阿里巴巴未来国内增长的大头可能面临风险。

上述威胁也许可以解释为何阿里巴巴在国内电子商务市场的份额虽已高达70%,但马云并不满足。2016年,阿里巴巴斥资10亿美元控股东南亚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Lazada。3月,Lazada推出了方便新加坡人直接上淘宝购物的新服务。

去年,为了便于小企业开展跨境贸易,马云说服二十国集团首脑会议接受了他提出的“电子世界贸易平台”(eWTP)。3月,阿里巴巴在马来西亚推出了eWTP的一个项目“数字自由贸易区”,通过公私合作来简化物流和支付,为小商户助力。

然而,马云迈向世界的主要武器是蚂蚁金服。在中国,蚂蚁金服提供从网上银行到投资产品等各种服务。它甚至还管理着中国大陆第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消费者信用评分机构——芝麻信用,利用大数据来确定客户的信用状况。蚂蚁金服在中国已拥有超过4.5亿客户,且正热情高涨地走向海外市场。

Mr Ma’s chief weapon for going global, however, is Ant Financial. In China the unit offers services ranging from online banking to investment products; it even runs the mainland’s first proper consumer credit-scoring agency, Sesame Credit, which uses big data to work out the creditworthiness of punters.

蚂蚁金服投资了泰国、菲律宾、新加坡和韩国的在线支付公司。在美国,为收购汇款服务供应商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蚂蚁正与美国竞争对手Euronet展开一场疯狂的收购和游说战。 4月17日,蚂蚁把对速汇金的首次报价提高了超过三分之一,达12亿美元,高出了Euronet的报价。

腾讯也在国外展开大胆收购。去年,腾讯领衔的财团斥资86亿美元收购了芬兰的Supercell,令腾讯成为世界最大的在线游戏公司。去年腾讯还联合台湾代工巨头富士康共同对印度的即时消息应用Hike Messenger(类似美国的WhatsApp)投资1.75亿美元。腾讯也是另一个流行的即时消息应用——美国的Snapchat——的早期投资者,Snapchat的母公司Snap于3月上市。

这一系列投资动作有一个原因:腾讯早些时候在国外推广微信的努力告败(包括花大价钱在欧洲进行的一次广告宣传活动,当时还请了足球运动员梅西代言)。事实证明Facebook和WhatsApp这样成熟的社交网络的地位已牢不可破。而且那些社交网络自己也照搬了微信的一些做法,而它们一旦采用了微信的创新,西方消费者就更没什么理由改用中国的社交网络了。

腾讯的这些投资一直是在其核心领域,远离阿里巴巴和百度的地盘。有时候,虽然不是有意为之,三巨头倒也成为了合作者。BAT都投资了本身也有意打入国际市场的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但在其他方面,三巨头在国内的战火正在向国外市场蔓延。

印度便是它们在海外的一个战场。4月,腾讯与eBay和微软合作,向印度领先的网络零售商Flipkart投资14亿美元。据报道,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已对印度最大的在线支付公司Paytm投资近9亿美元。2月,Paytm在印度推出了一个类似阿里巴巴天猫的电商门户,与Flipkart和亚马逊印度抗衡。

在其他方面,腾讯于3月推出了一项服务,将允许欧洲的公司通过微信在大陆展开销售。这样这些公司便可直接进入中国,省去了繁琐的审批程序。腾讯最近还向电动及自动驾驶汽车先行者美国特斯拉投资18亿美元。这对把自身未来赌在机器学习和AI上的百度来说尤其是个挑战。

BAT有关全球目标的豪言壮语不能全信。忽视有利可图的国内市场无异于犯错。投资银行高盛认为,到2020年,中国的在线零售市场规模将至少翻一番,达到1.7万亿美元。正如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最近在他关于阿里巴巴的书中指出的那样,不管马云和其他互联网大佬在海外拓展过程中做出了什么引人瞩目的举动,“要脱离中国市场的强大引力可没那么容易。”但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有一点很明确: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不容忽视。

Grandiose BAT statements about global aims should be taken with a pinch of salt. It would be an error to neglect the profitable domestic market. Goldman Sachs, an investment bank, reckons that China’s online retail market will more than double in size by 2020, to $1.7trn. As Duncan Clark, author of a recent book on Alibaba, point out, whatever headlines Mr Ma and other internet bosses make with their overseas ventures, “it takes a lot to get away from the sheer gravity of China.”

 

摘自 《经济学人·商论》 2017.5

http://www.tegbr.com/article/42f1d0e47bff0808  2017.08.13

人工智能;企业

 

 

算法的王国

中国数据资源丰富,有机会在人工智能领域占据领先地位。

China’s deep pool of data means it has a chance to lead i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2016年10月,白宫在一份报告中提到,中国在深度学习(人工智能的一个分支)领域的期刊论文发表数量已超过美国。咨询公司普华永道预测,到2030年,与人工智能有关的增长将令全球GDP增长16万亿美元。它估计这笔“横财”有将近一半都将流向中国。近年来,中国研究人员提交的与人工智能相关的专利申请数量已增加近200%,尽管美国在绝对数量上仍然领先。

真正让中国成为人工智能福地的其实是另外两大资源。一是研究人才。

中国的第二个优势是数据,这也是人工智能最重要的“原料”。过去,软件和数字产品主要是按代码编写的规则行事,因而拥有最优秀的编程人员的国家占据优势。随着深度学习算法的出现,这些规则日益建立于从大量数据中提取的各种规律之上。供试用的数据越多,算法能学到的东西就越多,人工智能所提供的服务也就越智能。

The second advantage for China is data, AI’s most important ingredient. In the past, software and digital products mostly obeyed rules laid down in code, giving an edge to those countries with the best coders. With the advent of deep-learning algorithms, such rules are increasingly based on patterns extracted from reams of data. The more data are available, the more algorithms can learn and the smarter AI offerings will be.

中国的体量和多样性为这样的循环提供了强劲的动力。单靠开展日常生活,该国近14亿人口就能产生大量数据,几乎超过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就算是某种罕见病,在中国也能获得足够的病例去训练算法识别该疾病。

China’s sheer size and diversity provide powerful fuel for this cycle.

数据的沙特阿拉伯

The Saudi Arabia of data

真正令中国与众不同的一点是,它的互联网用户比任何国家都多:大约有7.3亿人。

What really sets China apart is that it has more internet users than any other country.

中国人似乎不是特别担心隐私的问题,这就使得收集数据变得更容易了。

Chinese do not seem to be terribly concerned about privacy, which makes collecting data easier.

年轻的中国人似乎尤其热衷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服务,对于自身数据被使用也比较淡然。

Young Chinese appear particularly keen on AI-powered services and relaxed about use of their data.

中国的人工智能还有一个重要的支持力量:政府。在该国当前的五年计划中,科技是其中的重点。科技公司正与政府部门开展密切的合作,例如,百度已受命领导一个深度学习的国家级实验室。政府也不大可能用过于严格的监管增加人工智能公司的负担。中国有40多部法律包含了个人数据保护规则,但很少执行。

It is unlikely that the government will burden AI firms with over-strict regulation.

天网”恢恢

Skynet lives

目前来看,腾讯最为低调,直到最近几个月才建立起自己的人工智能实验室。不过它拥有的数据比百度和阿里巴巴都要多,势必会在人工智能领域占据重要地位。其即时通讯服务微信有近10亿用户,同时还是数千种服务的平台,例如支付、新闻、城市指南以及法律咨询等。腾讯还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

不过,自身命运与人工智能最休戚相关的还是百度,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这项技术也许是它追上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主要机会。如今它将大部分资源都投入到了自动驾驶技术上,目标是在2018年前将无人驾驶汽车投放市场,到2020年为全自动驾驶汽车提供技术。

竞争对手如谷歌的子公司Waymo和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都对自己的软件和收集来的数据严防死守。而百度不仅计划公开自己项目的“秘方”(用行话说就是将它们“开源”),还计划共享数据。百度的设想是,采用百度技术的汽车制造商也会效法,从而打造出一个无人驾驶汽车数据的开放平台。

 

摘自 《经济学人·商论》 2017.8

http://www.tegbr.com/article/8be390b484f50b5f  2017.08.13

人工智能;技术;数据科学

 

 

缅甸失地农民

失去的土地

快速开放中的缅甸正努力利用其所处的亚洲战略要冲位置,对那些潜在投资者和缅甸新政府的真正改革家来说,土地纠纷是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他们的计划。

缅甸的土地纠纷让投资踌躇不前,而缅甸恰恰需要更多的投资。土地纠纷成为前来投资的企业确认的最明显风险之一。这包括了过去政府强占土地的遗留纠纷。投资者担心所有权争议带来的麻烦,以及由此而来的法律影响、罚款以及可能的负面舆论。

抱负

缅甸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自绝对军事统治结束以来的油田拍卖吸引了众多买家的兴趣,从美国雪佛龙(Chevron)、英荷石油公司——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印度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到哈萨克斯坦天然气巨头以及形形色色的当地大亨。

然而,一些冶炼行业受到侵犯人权和腐败指控的困扰。翡翠的年产值据估计达到310亿美元,相当于缅甸官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一半。缅甸出产的这种贵重玉石有许多通过北部边境被走私出境。

随着中国的成本越来越高、劳方越来越强硬,缅甸有成为下一个“亚洲工厂”的雄心。缅甸仍需要克服从基础设施到电力供应的各种巨大障碍,但它的劳动力成本很低。

缅甸当局启动了建设一系列工业园区的计划,希望催生经济繁荣。位于皎漂所在岛屿中心的一个地区即将成为一个占地逾4000英亩的综合园区,拥有深海港口设施、工厂和渔场。

村庄

皎漂的活力让它成为缅甸国际开发的热点地区,也让其成为缅甸土地纠纷最激烈的地方。

皎漂将“中央王国”与通向南亚、非洲、河海湾地区及其他地区的航路连接起来。从皎漂出海,航程比穿行马六甲海峡更短,而且更安全——马六甲海峡海盗横行。它还降低了中国对这个关键海峡的依赖——美国海军可以通过其东南亚地区盟友染指马六甲海峡。

始于皎漂的两条管道穿过缅甸境内,一直延伸至中国的云南省,全长近800公里。

根据缅甸媒体报道,土地纠纷引发了皎漂周边农民的公开抗议,包括去年6月一场有150多人参加的示威游行。这场冲突还导致维权人士联合会“缅甸中国管道观察委员会”(Myanmar-China Pipeline Watch Committee)发表了一篇批评该管道项目的报告。今年1月,该委员会发布的研究总结称,“针对大规模项目日益加剧的不满……可能导致社会不稳定并影响经济”。

导火索

围绕皎漂管道的纠纷可能只是该地区更广泛冲突的开始。附近规划中的工业园(政府试图吸引投资者入驻)也招致批评。官员们表示,该工业区将创造25万个就业岗位,成为国际铁路、公路和海路连接点。去年12月,有消息称,两个由中国国有综合企业中信(Citic)牵头的财团中标,将开发该工业园并建设一个深水港。

但去年4月,来自由法官和律师组成的游说团体“国际法学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Jurists)的顾问们在一篇新闻文章中写道,这个工业园“让当地居民离开家园,却没有对他们失去的土地和生计做出合理补偿和尽到责任”。

缅甸土地纠纷的一些原因根深蒂固。所有人都负责土地监管,结果等于无人负责。Land Core Group称,缅甸目前有逾30部与土地相关的法律,其中一些可回溯到19世纪缅甸隶属于英属印度时期。

逾20家政府机构在不同程度上涉及土地管理。自军方下台以来的法律修改,让当局更容易征用被他们列为无人占有的土地——即便居民们一直在这些土地上耕种、打渔或伐木。全面的土地法还在起草当中。

几乎没有人认为土地纠纷有容易的解决办法,某些纠纷已持续几十年。前英国驻缅甸大使、现执掌“缅甸尽责企业中心”的鲍曼表示,“给外国投资者的建议是:不要依赖律师。”缅甸尽责企业中心是一家希望在缅甸促进企业良好行为的组织。“即便文件说‘相关人等已签字确认产权归属’,仍可能存在问题。你需要开展尽职调查,以了解他们为何签字。例如,他们签字时是否受到胁迫?”

另一位一直在缅甸工作的前英国外交官表示:“任何一个购买土地的人都很有可能发现自己陷入纠纷。”

 

摘自 《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6.3.25

http://www.ftchinese.com/interactive/6461#adchannelID=1100  2017.08.24

东南亚;周边国家;对外投资

 

 

行业产能对股价的影响

一家公司股价能否保持良好表现不只靠运营能力,很多时候所在行业的总产能变化更有影响力。

 

受总产能变化影响较大的行业的特征

周期性很强的行业,比如:航空业、航运业、化工业、钢铁业、石油业。对于这些行业里的企业,最重要的因素通常是行业产量的变化。

商品化的产品和服务:在竞争激烈的情况下,越来越多产品和服务会往商品化发展。消费者面对几乎类似的产品或者服务,会把价格和便利程度作为决定购买的最重要因素。

固定成本较高:在当今发达国家,工业和制造业的自动化水平越来越高,这一方面提升了生产效率,另一方面却增加了企业的前期投入和固定成本。为了充分地利用设备,只有达到了一定的量产规模,企业才能盈利。

产量规模大、调整难:规模经济的道理很多企业家都知道。因此在建厂时,为了降低每个产品的制造成本,他们会尽量把厂的规模做大。然而在工厂亏损时,因为产品的制造费用较低,工厂短期亏损时还会继续生产。这也意味着产能过剩这个问题短时间很难被解决。

总产能变化的线索

预测“供大于求”现象的线索:供大于求是产能过剩的直接表现,它的线索也有很多。最容易找到的是公司发布的有关增加产能的消息。比如说航空公司要扩大航空机队的规模,或者汽车公司建立新的工厂。第二个因素是产能没增加但是需求减少。需求减少分短期或者长期。比如说,石油价格上升一般会导致消费者减少坐飞机旅游的次数,这属于短期影响需求的因素。而高铁等其他交通的发展替代飞机成为消费者外出的选择,则会影响到长期需求。要提前预判这类大趋势的变化,需要多关注新科技的发展,包括新技术转为商用的可能性。

预测“供不应求”现象的线索:产能出现不足有两个主要因素。首先是行业周期调整的必然规律。在产能过剩之后,一部分公司倒闭或者合并,导致需求和供应量回到平衡。另外许多企业和个人难以认识到行业变化的趋势,认为行业仍在低谷,无利可图,选择退出,从而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另一个因素,是增加需求的催化剂的突然出现。最近12个月美国超微半导体公司(AMD,简称:超微)的显卡销售大涨,导致股票翻倍,就连华尔街都没有预料到。这家公司制造的显卡主要是卖给电脑游戏玩家,但同时也非常适合用于以太坊等加密货币挖矿。竞争对手NVIDIA的显卡虽然也是针对电脑游戏玩家设计的,但挖矿的效率就比较差。更重要的是,此时管理层无法预测显卡的长期需求量,所以在未来不打算增加产出。

行业间的联动影响

行业的产能变化可能对这个行业里的公司不利,但是却可能对其他行业的公司非常有利。石油行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2014年中原油价格开始下跌。原油的价格在半年内从每桶100多美元跌到了每桶大约50美元不到。石油公司、石油开采公司,以及石油服务供应商都受到负面影响,许多投资者谈“油”色变,却错过了美国的炼油企业股票的优良表现。炼油企业的利润来自裂解价,也就是原油价格和炼油产品(比如:汽油,柴油,航油)价格之间的差值。所以原油价格的大跌导致炼油企业的成本降低,利润大涨。石油行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2014年中原油价格开始下跌。原油的价格在半年内从每桶100多美元跌到了每桶大约50美元不到。石油公司、石油开采公司,以及石油服务供应商都受到负面影响,许多投资者谈“油”色变,却错过了美国的炼油企业股票的优良表现。炼油企业的利润来自裂解价,也就是原油价格和炼油产品(比如:汽油,柴油,航油)价格之间的差值。所以原油价格的大跌导致炼油企业的成本降低,利润大涨。

 

摘自 《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7.08.24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943?full=y  2017.08.27

本文图片来自www.caflro.org

宏观经济;股票市场